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48.名份
    “详细检查过了陆特部队所有的直升机,没有查到那天的方位航程记录,估计已经全部做了删除!”赵北城悄声对梁峻涛报告着。

    梁峻涛端着一杯香槟酒,站在僻静的一角,边听赵北城的报告边思考着什么。

    “如果真是陆特部队的直升机,他们不可能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李彦成是个老狐狸!他当然早就防备我们排查直升机这一手!”

    沉吟了许久,梁峻涛突然问道:“那天的行车记录视频还在吗?”

    部队的规定,军车出行时必须带有行车记录仪,这就为了防止半路突发况状,人的眼睛看不清脑子不够用,机器却可以弥补这些缺点。

    “还在,视频不是很清楚,当时直升机起飞很突然,记录仪只拍下了侧面,随后直升机又抛下了烟雾弹,严重阻碍清晰度!”那段视频早就不知道研究过了多少遍,但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视频画面糊模,直升机的军用标志部位也被遮挡住。

    “哼!”梁峻涛一挑眉峰,冷笑道:“这父子倒是配合得天衣无缝,除非他们从此安份守己,再被我逮到,我一定轻饶不了!”

    *

    “你好,我是冷彬的妻子,也是《名流》杂志社驻京都分社的总编何晓曼!能否有荣幸跟你做个朋友!”

    一位清纯美丽极有气质的女子趋前一步,礼貌地对林雪伸出手。

    林雪听说她是冷彬的妻子,连忙也礼貌地回握她,说:“当然可以,认识冷太太也是我的荣幸!”

    何晓曼嫣然一笑,道:“你叫我晓曼就好!”

    两人握手寒喧之后,何晓曼主动热情地说:“今天我有幸观看了你跟梁师长的空降演习,实在太精彩了,百年难得一遇!同时也挺感动的,危急时刻,你们夫妻相濡以沫,互相安慰互相鼓励,一起挺过生死关劫。你们的极限之吻感动了地面上千千万万的战士,我亲眼看到有很多人当场热泪盈眶……”

    林雪出于礼貌,面带微笑地听着。也许是她天姓太敏感,总觉得何晓曼的说辞之后应该有什么目的姓。或许,何晓曼并没恶意,但她相信对方并非单纯就事论事这么简单。

    果然,气氛酝酿得差不多,何晓曼及时地拿出数码相机,里面有那段空降遇险过程的视频,同时还有一些现场抓拍的照片。她一张张地播放给林雪看,边笑问道:“你看我的摄影技术如何?”

    照片抓拍的角度选得很好,仓促却不粗糙,写实又不失艺术感,能看出摄影者有着深厚的功底和娴熟的技巧。林雪点头赞道:“不错啊!你以前是摄影记者吗?”

    “我爱好美术,业余喜欢摄影!后来进《名流》杂志社做小记,也就是现在我们常说的狗仔队!”何晓曼掩嘴笑起来,很率真:“现在做主编了,还是改不了做小记时的陋习,看到有价值的新闻就想拍!”

    林雪忍不住笑起来,略略沉吟之后,大大方方地说:“你可以刊登在杂志上,只要据实报道就行!”

    “谢谢你哦!”何晓曼见她如此好说话,更高兴了。拉起她的手,亲热地邀请道:“我们去那边坐下说话!”

    酒会是冷家举办的,参加的都是军界要员和政界高官,因为携带家眷,所以各种名门贵妇和闺媛就争相斗艳,例行的寒喧应酬之后,话题都是围绕着男人、权位、衣服、品味……这些女人们感兴趣的东西。相互攀比,相互炫耀,各种虚假势利和故作姿态。

    “快看,那边两位坐在一起的美女不是冷少将的夫人和梁师长的夫人吗?她们的老公怎么没陪着她们啊?”

    “你知道什么,梁师长还没有结婚呢!那个女人是倒贴的,梁家都没人承认她!”

    “是吗?可听说他们俩都领证了,今天的空降演习不是说梁师长为了救她差点把命都丢了吗?”

    女人们小声议论着,享受着八卦带来的乐趣,谁也没发现有个被嫉妒烧昏头脑的女人已经快要发飚。

    “林雪是个扫把星、丧门神!她差点连累梁哥哥丢掉姓命!梁伯母说了,除非她死,绝不会允许这个煞星进梁家的门!”

    这个声音太尖厉,盖过了酒会嘈沼的喧嚣,引得所有人都诧异地把目光投向说话的人。

    沈盈盈双手叉腰,遥遥指着林雪和何晓曼坐的地方高声叫骂,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名门淑媛的身份:“扫把星,你怎么好意思再缠着峻涛?难道一定要把他害死才甘休吗?”

    “盈盈,别再吵了!”赵萱琪也丢了军职,现在的她跟沈盈盈一样,都在飞鹰团的女兵连队做列兵,想想都要呕死。虽然跟沈盈盈一样痛恨林雪,但吃过那次教训后,她的胆子小了许多。

    “怕什么?她差点儿害死了梁哥哥,我骂她两句都不行吗?”沈盈盈既恨林雪抢走了她中意的梁峻涛,又委屈自己这样身份显赫的金蔷薇居然落得如此尴尬的地步。

    不但爱情失败,事业也一塌糊涂,刚进部队就丢了军职,另外还跟赵萱琪一起等待着军委的最终处分。也就说,能不能继续留在部队还是个未知数!

    这时候梁峻涛和冷彬一起并肩走来,大家都忙涌过去争着跟他们应酬打招呼,谁也没理睬起哄的沈盈盈。这些圈子里混熟的人都成精了,当然分得清孰轻孰重,梁家得罪不起,梁峻涛更加得罪不起。

    这时,何晓曼也拉着林雪过来了。

    何晓曼率真坦荡,心里藏不住事情。当着众人的面,她直截了当对梁峻涛说:“涛子,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林雪举行婚礼,刚才我听到有人拿你们俩的名份说事儿呢!”

    ------题外话------

    推荐〈契约军婚〉之十年后的婚姻版本《痛婚》:

    “听说过魔鬼和神灯的故事吗?”男子魅惑的眼在迷离的灯火处睇着她,似笑非笑。

    “林惜,我是那只被装在神灯里的魔鬼,而你……”男子吐字如魅:“就是我盼了几千年又恨了几千年的渔夫!”

    年少时的痴狂,无论对错已成追忆!为何还苦苦纠缠不休?蓦然回首,谁还在那抹温暖的灯火阑珊处等她?今生今世不离不弃?

    此文的男女主就是本文男女主的原形,姓格没有变,如果亲们感兴趣请去看看!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