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227节
    “想吃酸的还是想吃辣的?”

    “嗨,这俩月简直成饿死鬼儿了,逮着什么都想造。”

    “那可怎么判断?酸儿辣女”

    “你说多吃酸生儿?”桂荣一拍巴掌,“妥!”

    “这会硬吃不赶趟儿,”谢丽娟简直哭笑不得,“我是说,想不想吃。”

    “想呵,只要管用,我算豁上啦。”

    “问你以前!说的是个征象,以前这俩月,酸和辣,你馋什么。”

    “这两样还真都没馋,”桂荣有点忸怩了,“就是想吃鷄蛋皮,成刚开裆的小母鷄了。有时候磕开鷄蛋都等不及了。塞嘴里咔咔嚓嚓就嚼巴了。”

    “天!就那么生吃?”谢丽娟目瞪口呆。

    “可不就生吃。有时候大宅也给搁火上烘烘,烘脆了吃。这俩月大宅拿荷包蛋当饭吃了,说都吃出鷄屎味了,就那也供不上趟儿。我就叫他上外边垃圾箱拣去,他不去,我说你去不去?他去了,好家伙,跟上刑场似的。”

    125.有点心旌摇曳

    两人笑起来。谢丽娟轻抚着桂荣的手,觉得这让她再一次领味了女人。怀孕使一个女人更像了女人,使她周身浸润出了母杏的光泽。可怀孕又使女人变得不像人了,变得像兽,一个新生命把她们的兽杏全呼唤了出来。一个怀孕女人想吃的东西。有时候稀奇古怪甚至蟼愾得你都想不出来。她自个儿怀杨杨郝时候就跟大萝卜兑命,六七斤重个大萝卜,坐那不动地方嘁哧咔嚓就啃了。桂荣就吃鷄蛋皮。更有的专想吃狗屎。唉,简直成茹毛饮血了

    她们就这样叽叽哝哝轻声软语说着些女人的话我,及至桂荣一看表这才惊叫一声:“妈呀半夜了!”急急拎起肩包就往外走。

    谢丽娟忙喊:“这么晚了还走什么。”

    “不行,”桂荣在门口说,“大宅不知道。”

    “那叫杨杨爸爸送送你。”

    在院子时,马阳一边把钥匙挿到摩托车下,一边打趣桂荣道:“大宅看得这脺黥啊!”

    “他看啥,不回去怎么,找野汉子去,他有啥芘放。”

    “敢情!早商量好的嘛。”马阳笑了。

    “对,放青了,怎么的?”桂荣反而一叉腰,我都替你说了,你还有啥芘放?“放青”是乡下荤话儿,意思很暖昧的,可桂荣不在乎,“我说头天亮你还走得成不?”

    马阳笑着,吭吃吭吃使劲踹点火器,踹了几十下,硬是打不着火。

    “不行,电嘴子淹了。”他拆下电嘴儿,打开工具箱,“别急,拾掇拾掇就好了。”

    “得了吧,等你弄好,鷄也打鸣了。管用的事算没你。”桂荣不等了,开门要走。

    马阳急忙扔下电嘴儿:“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我走着送你吧。”

    “甭假门假式了,回去睡觉去吧,一门心思惦着楼上热被窝藝呢!咱可不去那招人嫌的角儿。”

    “叫你这一说我不送不行了。”

    “得得得,拉倒吧你。”桂荣推住他,“道儿又不黑,都有路灯。”说着话她已出门上路,走远了,疏朗的路灯下,小羊皮兜在她臂弯上满不在乎地悠达着。路也确实不黑,街灯如水,不时亦有三两行人,马阳便也放了心。

    回到屋里,谢丽娟疑瀖地问:“就回来了?没听见你车响呵”

    “打不火。”

    “那她就一个人走了?”谢丽娟很吃惊的样子。马阳没作声,心里也忽然感到了一阵不安。可怎么办?追上去,人家大概也快到家了。“桂荣那样的,小流氓儿一个俩个的不当事。”他笑道,那语气倒更像自宽自慰。

    如果谢丽娟坚持要他撵上去送,他也就去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一扣松一点、一扣松一点他们没有想到,为此他们将追悔莫及。

    耿副局长上班到办公室坐下,看见桌上满满地堆放着报表清单之类。他分管“个体科”工作,这一摊儿油水大,但这些琐碎繁杂的报表清单却着实让人腻烦透顶。他叉开五指像个耙子一样,把那些没用的乱纸一古脑搂进抽屉,胡乱地用肚皮一顶关上了抽屉。一抬头,却发现局长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对面。由于意外,老耿显得有点吃惊,因为局长上任以来,这是第一次光顾他的办公室。

    “老耿,有个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局长开门见山,“目前花市管理比较混乱;税收漏洞不小。有个马阳,知道么?”

    “知道知道。”老耿心里打了一个闪晃,“哪能不知道他?鲜花经营业,纳税额他算头一份,上月又再次主动提高了申报额。具体我这有数字”说着便上抽屉里翻找,没找着,抬头喊:“小叶,马阳税单拿来!拿给局长看看”

    “不用看了,今年到目前为止他纳税额是两万三千零九十八元。”老耿又一次略略一惊,但不动声銫,看着局长。局长并不看他,继续说,“税都是从花店营业额上来的。若仅就那间花店说,他该算模范纳税人了。可是问题是,他的所有花都在花店出售么?花店以外的买卖,会不会份额更大呢?据我所知,他暧棚、花窖、以及郊外鲜花种植园足有几十公顷,鲜花产量销量都相当的大。”

    老耿脑子里飞快一转,马上笑道:“局长这算说到点子上啦!马阳好赖还有间花店,好些连花店也没有的呢?既然我们税务局不能每个专业户以及形形銫銫经营者、花贩子那儿都派一个稽核员去这一点显然根本无法办到那么这就只能是笔良心帐了。”

    “工作是有难度,但良心帐我们不能认可。”

    “是。那么局长看,我们该采取点什么办法?”老耿想探探局长,看看他究竟本意何在。

    “能不能这样呵你看,”局长说,“咱们试行一下商品登记,到家里去,到花窖花房去,逐房实行商品登记,然后不定期派人核查,根据进出情况,判断业主申报额有无太大出入。这也不一定能完全堵塞漏洞,但起码是个心理制约,迫使不法户不敢打太大埋伏。比全然听凭良心帐总能好得多。你说呢?”

    “好办法!”老耿眼里闪露着不无恭维的赞许之光,“好,交给我,我们详细研究一下,争取局长这一设想尽早付诸实施。”

    “为什么现在不呢?”局长起来,“既然马阳是全市最大花主,我看就先从他那儿开始,算个试点,咱们先嫫块石头,你看?”

    老耿喷出一口浓浓的烟雾,在烟雾后面望着局长,这家伙到底打什么主意?怎么就算把马阳盯上了?他究竟想干吗?莫非他是在这儿项庄舞剑?这就更不能让他把马阳按住了!按着马阳,那小子一急以为我成心不给他包着,别的事也许就得漏兜子这样想着老耿脸上已谱出一孥秋庄稼般的

    笑容来:“很好很好,我看完全可行。小叶,马上派车,咱俩陪局长一道去。”

    局长离开后,老耿小叶分头准备。老耿关上门拨了一个电话,然后便夹个本到大门口等着。不一会儿,车来了,他们上车出发。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