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179节
    “马家面”后来能够成为系列化的产品,主要是得力于一个人。

    这个人是马天成专程从省里请来的。

    此人姓董,名叫董学林,是省粮食学院的一个教授,研究生物的。人们都称他董教授。董教授是个瘦高个,细眯眼,长着一个红红的蒜头鼻子,戴着一副细腿儿的破眼镜。

    这位董教授是南方人,说话蛮声蛮气的,家里日子过得并不富裕,派头却很大。当马天成第一次上门请他的时候,他一口就回绝了,说:“马家堡是个什么地方?那是搞生物科学的地方么?开玩笑!”

    第二次,是邱建伟陪着马天成一块去的,还带上了省委领导的信,于是,董教授就显得客气多了。他连声说:“邱处长来了。还有什么可说的,我去!”

    但一谈到具体事的时候,他还是扭扭捏捏地说:“这个。这个嘛。按规定,院里是要收费的。”

    马天成笑了,他说:“可以,可以。”

    接着,董教授又说:“我个人倒没什么。院里呢,是要按钟头收费的,就像上课一样。”

    邱建伟笑着说:“老董,你放心。院里我打招呼。”马天成也说:“放心吧,马家堡是不会亏你的。”

    于是,这位董教授就到马家堡来了。

    刚来的时侯,董教授非常固执,从来不允许有人反驳他的意见。他总是用手拢着头上那些不很多的头发,头摇摇的,这里也看不顺眼,那里也看不顺眼,到处发表见解,总是说,这个,这个嘛,你们应该这样,你们应该那样他一说,人们就得照他的意见改,弄得村干部一时无所适从。

    有人找了马天成,马天成说:“他说什么,你们就听什么。”

    可就是这位董教授,在他住下的第三天,就贸然夸下海口,说要把他的一种食品保鲜的技术引到马家堡来,使马家堡的收入翻三番!他说。这很简单嘛。可就是这个“很简单嘛”的问题,光建实验室就花掉了马家堡一百万!

    可是,马天成还是一句话:照他说的办!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在他的一再坚持下,需要购买的机器设备也已经到位了(那可是一笔巨款呵),然而,董教授说的那个“很简草”的问题却仍然在“驴蛋上”悬着。就是说他那个“很简单嘛”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谁都知道,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解决的话,马家堡早先为试验室投入的一百万,也就算是白花了

    那是三个月之后的一天下午,这位总是昂着头的董教授,却突然把头低下去了。他先是去厕所里尿了一泡,嘴里嘟哝说:“小便一下,也要跑这么远,太不像话!”接着,他转过身去,猛地把那些用于生物培养试验的罐罐通通扫在了地上,屋子里顿时传出了一片劈里叭啦的破碎声!他先是乱发了一顿脾气,接着,像疯了一样,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走动着,最后,他突然一甩手,烦躁不安地说:“我搞不成。我搞不成了!我走,我走!”说着,站起就要走。

    这时,陪着他的两个年轻人吓坏了,赶忙去请示马天成。马天成匆匆来到了老董的试验室。

    马天成看了他一眼,说:“老董,听说你要走?”

    董教授不好意思地说:“老马,我没给你搞成,我走吧。反正到现在,我还没拿马家堡一分钱,这些天,就算我白尽义务,我给你白尽义务了。”

    马天成看看他,突然笑了。他笑着说:“这话说到哪儿去了?你是我请来的,是给咱马家堡帮忙的。就是搞不成,我也不会怪你。你不要慌么。”

    董教授叹了口气,挠了挠头,很沮丧地说:“我还是走吧。看起来,我没这个本事。我是真没这个本事喽”

    马天成说:“这玩意不好弄是真的,不能说你没这个本事。这样吧,你不要慌,再休息两天,玩一玩再走。”

    董教授急躁地说:“我走。我还是走吧。我一天也不在这儿呆了!”

    马天成默默地望着他,过了一会儿,问:“家里,还有什么事么?”

    这时,董教授勾下头去,嚅嚅了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这个,这个没什么,也没什么。不过,老马,不瞒你说,院里快要分房了。我人在外边,这个,这个嘛”

    马天成想了一会儿。点点头说:“老董,出来这么多天了,既然你执意要回去看看,就回去看看吧。”说着,马天成扭过头来,低声对会计吩咐了,几句,会计匆匆去了。不到一会儿功夫,会计拿来了一叠子钱。

    马天成说:“老董啊,你在马家堡这些天,确实不容易。这一万块钱,就算是马家堡对你的慰问吧。”

    那一万块钱就放在老董的眼前,老董没想到马天成会给他钱。一时,董教授脸红了,显得十分尴尬。他红看脸带喏地说:“这这、不太好吧?不是、不是说好的五、五千么?再说,我、我、我也没搞成什么。”

    马天成拍拍他,说:“拿着鄙,钱不多。是个意思。虽然没搞成,马家堡也不会忘了你的。我看这样吧,今天晚上,咱们唠唠,明天,我派个车把你送回去。房子是大事,你回去也是对的。”

    当天晚上,马天成吩咐人搞了一些小菜,打了一瓶茅台酒,两人边喝边聊。董教授心里实在是有些惭愧,那头就再也昂不起来了,话说得也没有底气。他说:“老马啊,你看,这这这没搞成对不住你啊。”

    马天成说:“董教授,话不能这样说,你能来马家堡,这就已经很够意思了。日子还长着呢,来,我敬你一杯。”

    董教授心里不痛快,自然是一喝就多,喝着喝着董教授就醉了。喝醉了酒的老董哭着说:“老马,你不知道吧?我是右派呀。緡这个项目,说我反对‘米丘林’,我成了右派。我劳动改造了二十多年。那时候,谁也没把我当个人。管教说,蹲下。我就得蹲那儿。管教说,跪下。我就得跪那儿。我还趴在地上学过狗叫现在平反了,我是啥也不会了。手里也就这一个项目。这个项目要是搞不成。我老亏呀!”说着,人醉成了一滩泥,大哭。

    到了第二天下午,马天成派车把他送了回去。告别的时候,董教授再三说:“惭愧,惭愧。”

    不料,等董教授回到家的时候,一套三室一厅新房的钥匙早已送到了董教授妻子的手上!并特别声明,这套房子是马家堡“奖”给董教授的

    董教授回到家仅过了一夜(那一夜是如火如荼的一夜),第二天他又重新回到了马家堡。这套新房太烧人了!那时,这套房价值十五万,那时候,这是一个天大的数目哇!就是这个数目一蟼愑把董教授打垮了。董教授回到马家堡的当天,就对马天成说:“老马,我要是搞不成,我就是马家堡的孙子!”

    尔后,厢濎过去了,秋天过去了。这一次,前前后后的,马家堡为着教授的试验又投了一百万!这半年自然是敬“神”一般,董教授说吃什么,就给他做什么,每天都是有酒有肉,听说董喜欢喝绍兴老窖,就专门派人去南方买了两箱。

    董教授呢,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说话小声小气的,再没有过去的那种傲气了。可是,一直到年关的时候,脸銫苍白的董教授踉踉跄跄地从试验室里走了出来,他整个人就像是垮了似的,弓着个腰,连站都站不稳了,他扑通往地上一跪,喃喃地对马天成说:“老马哇,我无能。我承认我无能。我是孙子,我是马家堡的孙子!”

    152.该有点儿水了

    马天成一怔,脸跟着也沉下来了,可他转过脸却又笑了。他走上前去,把他扶了起来,哈哈一笑说:“老董,老董哇,你别这样,千万别这样。我说过了,真搞不成也决不埋怨你。”

    当天夜里,马天成又一次给董教授摆酒压惊。这一次,董教授喝着喝着又哭起来了。他流着泪对马天成说:“老马,我对不起你。我回去好好想怨,想出办法我还会来的。我一定来”

    马天成强打鏡神说:“董教授,你别难过,这没有啥。马家堡啥时都欢迎你来。”说着,又让人把准备好的三万元送给了董教授。

    这一次,董教授的头勾得像断了脖子的鷄一样,他一直不敢再接钱。看着那些钱,董教授的手竟抖起来了!他抖着手说:“不不不!老马,你这是骂我呢。这个,这个,我不能再要了”

    马天成说:“拿着,你一定得拿着,你要不拿,就是看不起马家堡!”

    第二天,马天成再次派车,把这位“屡战屡避”的董教授送走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