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176节
    然而,有一点是他们没有发现的。

    按说,他们是很熟悉“经营”二字的。可他们只注意到了对商品的经营,却从没想到对人的“经营”;在这里,有一个最核心的秘密,是从不外传的。

    马天成从不经营商场,他经营的是“人场”。

    如果说,马家堡的发展,是由五斤白面起家的话,那是不准确的,起码说是不科学的。这种“经营”是有连续杏的,它并非是一日之功,就像是一棵大树,它是不可能在一天之内长成的。

    马天成的“经营”方略是长远的,他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他是几十年一惯如此。这是一种感情方面的长期种植,他甚至不要求回报。只要他看中了你,只要他认为你是“朋友”,是“人才”,那么,他在感情上的栽种就是长期的,始终如一。

    特别是对老秋。早在三十多年前,当老秋作为下派干部初来马家堡时,马天成就觉得老秋这人不简单。这是一种超常的眼光。

    那时候,当脖里围着一条围巾的老秋站在大碾盘上讲话时,他就认准老秋是个不可限量的“人物”。老秋口才漂亮,讲起话来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正是这一点,使他认定老秋可交!所以,半月后,当老秋背着铺盖离开马家堡的时候,马天成匆匆赶了上去,他追出八里地,追上了下派干部老秋,由此开始了他们长达半个世纪的友谊。

    他递过去的其实只是一个破手巾兜,手巾里包的是五个鷄蛋。这五个鷄蛋,是马天成借遍了全村才凑到的。那正是饿死人的年月!

    他追上老秋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他说:“老秋,你别走,你的东西忘在这了。”

    说完,他就把那兜鷄蛋往老秋手里硬硬地一塞,扭头就走。

    那时候,这五个鷄蛋,对已经浮肿的老秋来说,相当于半条命!

    后来,在文革势冓,当他偷偷地把老秋从省城背回来的时候,老秋也只剩下半条命了。那时老秋的腰已经被人打断了,况且还是省里的“二号走资派”,是万人大会上被点名批判的人!这次与往常不同的是,风险太大,万一有风声透出去,他马天成也完了!

    然而,在马天成的内心深处,仍觉得老秋不会就这么完了,他还会有东山再起的_一天,人有时候就得搏一搏。就这样,马天成硬着心把老秋背了回来,在马家堡藏了一年零四个月

    果然,时间证明了这一点。后来,他发现他背回来的不仅仅是一个人,那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这笔“财富”首先是鏡神的,其次才是物质的。那是一个巨大的有放虵力的“磁场”!他知道,人是活“场”的。一个人的磁力越强,场的放虵力就越大。在这里,老秋可以说是代表着一个省的“场”啊!

    这还不仅仅是老秋一个人。四十年来,马天成结交的老干部,说起来也是一大批呀!老秋只是他们当中的一个代表。对这些上层人士,无论是他们遭难的时候,还是官复原职的时候,甚至到他们后来退了二线,“马家堡”的礼数都是一样的周全。

    在这里,马天成奉送的是一份回忆,一份念想,一种叫人忘不掉的情分。早些年,马家堡并没有什么好东西,可在四季里,老秋们总能吃到马家堡送去的“思念”:那或是几穗刚下来的青玉米,或是几块岗地上的红薯。或是两斤小磨香油,或是一对小兔,一篮红柿这对那些手握重杈的领导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主贵东西。

    可是,在时光里,就不断地有一个信息传达给了老秋们,那是说,有人还念着你哪。在远离省城的乡村,有一个人始终记挂着你呢。要是万一谁出了什么事,这里就是你的家!老秋们能不感动么?后来在社会上广泛流传的“马家堡绳床”,就是马天成专门为那些“老同志”特意制作的

    在平原,马天成苦心“经营”的不仅仅是那些手握重权的老干部,对年轻人也是一样。长期以来,他培育了多少人才呀!

    在平原,有一长串名字是足可以让马天成引为自豪的。可以说,在省、市、县三级干部中,有一大批“人才”是他一手托出来的

    在马天成的“人才库”里,曾有一个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典故,叫作“一盒火柴出一个市长”。后来成为许田市常务副市长的孙全林,就是这个人。

    说起来,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有一次,马天成到公社去参加一个干部会,会开到乡、村、队三级。就在那个干部会上,马天成偶然结识了孙湾的团支部书记孙全林,那时的孙全林才二十一岁,小伙子刚当上团支书,人看上去很腼腆,一说话脸就红,也是头一次参加公社的干部会。

    开会的时候,他有幸跟马天成坐在一起。

    会开了两天,两人就相熟了。那时马天成的烟瘾特别大。有一天下午,讨论的时候,马天成想吸烟,却忘了带火,就随手拍了拍坐在他身边的孙全林,说:“小青年,有火没有?”

    孙全林就马上说:“有。”

    说着,他下意识地嫫了一下裤子兜,又说,“哟,忘屋了,我去给你拿。”说完,不等马天成回话,就站起来匆匆走出去了。

    过了片刻,孙全林拿着一匣火柴走了回来,悄没声地送给马天成。马天成接过那匣火柴一看,顿时明白了,这匣火柴是孙全林在外边的商店里给他现买的!

    那时候一匣火柴才二分钱,说起来并不算什么,可马天成在意了,他在意的是这种“态度”。他感慨地摇了摇头,笑着说:“这娃呀。太灵杏!”

    于是,当他们第二次见面时,马天成就地蹲在那儿,匆匆在烟盒纸上写了一个条儿。尔后,他拍了拍孙金林的肩膀.说:“小孙,想不想到公社来干?”

    孙全林高兴地说:“想是想啊。谁要咱呢?”

    马天成就把那个纸条递过去,说:“拿上这个条儿,去找老胡(当时的公社书记)。”

    孙全林吃了一惊,迟疑疑地说:“马叔,人家书记会要我么?”

    马天成笑了,说:“娃子,好好干,你是市长的材料!”

    149.“杠杆”原理

    后来,孙全林先是当上了公社通讯员。尔后一步步地往上升,果然就当了市长。再后,孙全林曾多次对人说:“马伯让我往东,我决不向西。”

    省委组织部干部调配处处长邱建伟,原是下放到马家堡的知青。那时候,他刚刚中学毕业,才十七岁。一个十七岁的年轻人,在来到马家堡的头一年里,就闯下了一场祸!

    厢濎里,他一个人偷着去学犁地,结果把牲口赶到沟里去了,摔残了一头牛!牛是庄稼人的半个家业,腿一残,就犁不成地了。这事,要搁一般人身上。就是大罪。可马天成看了他一眼,却说:“算了。这娃子认真,他是想学好呢。”竟然第二天就任命他当了第二生产小队的副队长。

    第二年的冬天,邱建伟又犯下了一个无法饶恕的错误。临近年关时。他领着一帮年轻人去公社所在地的公路边上埋电线杆。这活儿是县里派给马家堡的,分了八百米的线段。

    那时叫做“青年突击队”,他是带队的。电线杆是水泥做的,本来是一根一根埋的,可邱建国为了争第一,却突发奇想,想用用他学过的“知识”,好加快进度。他把那帮年轻人叫到一起,说你们知道“杠杆原理”么?众人都说不知道。

    他就说,你们既然不知道,就听我的吧。于是,他让那些年轻人把二十个坑全部挖好,又命令他们把二十根电线杆全都放在挖好的坑里,然后用他在中学里学过的“知识”,架起了一个所谓的“滑轮组”准备把二十根电线杆一次全竖起来!当这一切都照他的吩咐准备好之后,邱建国得意洋洋地大喝一声:“拉!”众人就跟着齐声发力然而,就在电线杆快要拉起来时,只听一阵“僻僻叭叭”的巨响!眨眼之间,二十根电线杆全部被拉断了!!

    邱建伟当时就傻在那儿了,众人也都愣住了,谁也不说话了。就在这时,负责施工的公社治安云凐急败坏地跑过来,一脚就把他跺倒了,他恶狠狠地骂道:“日你妈,你这是搞破坏!”说着,就去找绳子捆人。

    于是,一帮人把邱建伟五花大绑地捆到了乡派出所。那时候,二十根电杆,可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呀!在派出所的院子里,邱建伟被铐在了一棵树上,派出所长指着他说:“明早送县局,至少判他三年!”

    当时邱建伟吓坏了。他知道,在那种时候,别说判三年,那怕只判一年,他这一生就算毁了。邱建伟带着哭腔对派出所长说:“叔,绕了我吧。饶了我吧”

    派出所长说:“叔?喊爷也不行。非判你狗日的不可!”然而,就在当天晚上,马天成匆匆赶来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