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157节
    蔡先生说:“我本意是想给弯店作点好事的。可咱没有作好事的本钱”

    那人说:“我知道。”

    蔡先生说:“老婆就不说了,老婆早晚是人家的。我家里还有一个老娘”

    那人重重地点了点头。那人说:“还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这时,蔡先生淡淡地说:“能见你一面,我这口气就资下了。”过了片刻,蔡先生摆了摆手,说:“走吧。放心,放心吧。”

    此后。审讯蔡先生的步伐骤然加快了。蔡先生先是被押回到了县里,审了两场后,又被解到了市里。审他的人很明确地告诉他,与案情有关的,你可以讲,与案情无关的,就不要多讲了。蔡先生心里很清楚,于是,问到什么的时候,蔡先生就说:“我无话可说。”

    又是半月过去了。在这期间,马阳曾先后两次让公、检、法的人给他汇报情况,其结果是什么也没有得到。那姓蔡的不吐不咬

    很快,蔡先生就被“执行”了。在许田市的办案历史上,这是最讲效率的一次了。

    那一天,许田市万头簇动,围观的人也特别多。走时,蔡先生特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理了一个寸头,竟还有了几分风雅。在临执行之前,又是一辆黑銫轿车开到了刑场上,人们都认得那是市委书记的专车。

    车门开了,只见王华欣披着一件风衣从车上走了下来。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让监刑的公安局长看了,尔后挺身穿过了百米警戒线,来到了蔡先生的面前。看见他的时候,蔡先生笑了,蔡先生抬头望了望已有了十分凉意的秋阳,大声说:“天气不错!”这之后,两人就站在那里说了一段话。两人究竟说了些什么,就没有一个人知道了。

    再后,枪就响了

    一时,王华欣的行为成了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紧接着,各种猜测不腔而走。关于两人到底谈了些什么,仅民间就有许多的版本但这一次,王华欣却落下了极好的口碑!人们普遍反映,一个县级干部,在这种时候,还敢去看他,这就是条汉子!

    蔡先生的尸体是八哥用架子车拉走的。八哥雇了一辆架子车,把蔡先生的尸体收走了。当尸体拉回村时,全村人都围上来了。可是,村里却没有一个人理八哥,谁也不理她。弯店的人只要说起来,都说她“脏”,连她的爹娘、哥嫂见了她,也像是见了苍蝇一样!安葬了蔡先生之后,八哥就走了。此后,她就再没有回来

    一个月后,人们才发现,蔡先生的娘已硬在了床上!她的床头上仍挂着那串虱子,连虱子也早已饿死了!

    当马阳听到那些传闻的时候,他沉默了很久,心里慢慢地游出四个字来。那四个字是:

    大象无形!

    于是,马阳用力地拍了一蟼惱子。只听得“啪!”的一声,吓得秘书、干事们都匆匆涌进来了。只见马阳一脸青紫銫,只见他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去!去!”

    马家堡的“新村”分地上和地下两种。

    地上的“新村”,是活人住的。一栋一栋:都有牌号;

    地下呢,是死人住的。一列一列,也有碑号。

    这是马天成的又一伟大创举。

    文革势冓,到处都在破“四旧”,破着破着就破剖丁死人的头上。上头一声令下,让村村都平坟。于是,那些先人们的坟墓都一个一个平掉了,先后种上了庄家。

    原来村里马、刘、王三大姓,有三块很大的基地,全部平掉后,村人们也都没了上香烧纸的地方。一到清明,媳妇们也就马马虎虎随便找个地方烧以烧,表示一下意思。

    文革以后,风声不那脺黥了,看邻村部把先人的坟头又一竖起来了,马家堡人也想这样做,却又没人敢,后来马、刘、王三大姓的老辈人就找了马天成,说了“祖先”的事情。那时,马天成正领着村人集中鏡力建新村呢,顾不上,就说:“这事我记着呢,让我想想。”

    等地上的新村有了眉目以话,在一天夜里,马天成忽发奇想,说咱干脆也建一座“地下新村”,让走了的人到茵间也过过这集体生活,省得他们死后寂寞。这活说了,马、刘、王三姓的老辈人面面相舰,可一时也提不出反对的意见.于是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134.你的要求可不低

    “地下新村”的茵址,是马天成亲自带人去选的,选来选去,选在了西岗上。西岗是一块朝阳的荒地,就是不上水。马天成看了,说这地方好。这个地方,既不占好耕地,阳光又充足,八面采风,是个好地方哇。于是,这事就定下了。

    可是,到了迁坟的时候,又出事情了。首先,马、刘、王三大姓的意见就很难统一。由于坟已平过多年,好多人竟然连先人的姓名都记不清了。

    马、刘、王三姓,是按姓氏排呢,还是按辈分排呢?众说不一。老辈人说,总得有个规矩吧。其他杂姓的,就更麻烦了结果,争来争去,谁也不服谁。他们争的时候,马天成一直不说话。到了最后,人们说,就让天成定吧。

    于是,又是马天成定下了一个原则。他说,既是“新村”,就得有“新村”的样子。就按号排鄙!各姓按各姓的埋,同意排号,村里同意立碑。

    在西岗上。马天成让人专门拉了一道砖砌的花墙,载了一些树,砌了一道大门,还在大门前边搞了两个石狮子,门的上方书着牌匾。

    碑呢,是统一用水泥板制的。不管怎么说,先人归位的

    时候好歹有“身份”了。这“身份”对先人们来说.就是一个编号。其实迁坟时,好多棺木打开以后.里边已经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有的只剩下一片布,有的是还剩两块碎了的骨头,有的甚至连骨头也找不到了,只是一些沤坏了的木渣。

    还有一个最大的难题是,一门一门,一姓一姓的,谁是谁呢?记忆力好的,仅是能记住个大致方位,也弄不十分清楚,你说是你五叔,池说是他六爷,还有的说怕是俺四釢釢吧?就这么糊糊涂涂地迂过去了。

    结果,迁到“新村”这边的,顶多只能算是先人们的灵魂了。在这里,每个灵魂都成了一个编号,从001开始,接下去是002,003,004…直排下去了。排着排着又排出事情来了,刘家祖上确有一个人,是解放初期被镇压的;王家也有个人,是抗美援朝时牺牲的。于是,王家的人就说,俺士成爷是烈士!咋能跟刘老茂弄一样呢?

    刘家人说,人都死了这三十多年丁,骨头都沤成灰了,还论这论哪哩?王家人说,咋能不论呢?烈士啥时候都是烈士。结果,争来争去,还是马天成一缍定音,说:这样吧,凡镇压的,就不说了;凡是烈士,就加个红星,以示有所区别。

    先人归位后,头一年过清观,村里的女人们就一拨一拨地站在“地下新村”里吆喝:“咱爷是多少啊?

    这边就有人大喉咙嘁:“咱爷是175,咱釢是143!”

    那边说:“咋差着码哪?”

    这边说:“咱釢走的早!也不知是不是咱釢,弄混了。就那吧”

    还有人叫道:“287是咱爹,还是咱娘?!”

    那边就急喊:“三叔,那是咱三叔!”

    后来。马天成说,咱也别搞封建迷信这一套了。到了清明节,村里集体送两个花圈,悼念悼念,让他们“联欢”吧。于是,也就没人再去送“纸钱”了,就让他们自己“联欢”。

    这样,久而久之,在祭把先人时,数字的记忆就渐渐地大于了血脉的记忆。不知为什么,人们一说到死去的人,就不由地想起了“地下新村”里的碑号那些数码字立时就在脑海里出现了,一提起来,就是“几几、几”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