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142节
    可她一看是这样的阵势,也不得不一次次地暗自检查自己,她发现,一旦让她站出来亮私的时候,她会比狗屎堆还臭!那些事情,若是有人点出来,她还怎么活人呢?况且,还要过“箩”.她实在是无法忍受就这样,她成了马家堡惟一对“斗私”提出疑问的女人。她找到马天成的时候,脸都白了。

    她说:“我是不是也要把心里想的说出来?”

    马天成看了她一眼,说:“不用。”

    秀丫一蟼愑哭起来了。她哭着说:“天成,谁没有私心?你没有私心么?”

    马天成又看了她一眼,默默地说:“有。”

    秀丫就说:“要这样坦白下去,有一天,也会弄到你的头上!”

    马天成定定地说:“我知道。”

    秀丫流着泪说:“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了,再不要这样了。会再开下去,我只有上去坦白了!”

    马天成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说:“这样的会,主要是树正气。会上说什么,你也不要太当真。会嘛,啦得有始有终,再开两天吧。”

    秀丫说:“那,开会就开会,怎么还‘箩’人呢?!”

    马天成说:“我已经批评她们了。报上不是说了,要触及灵魂,不要触及皮肉。”

    这一次,“窄过道几”于风琴真正是触及到灵魂了。她本是有名的“窄过道儿”,可她却自己走到“窄过道儿”里去了。腊月二十七那天早上,她把自己挂在了果园的树上。

    一个人认识自己足不容易的,这一回,她是认识自己了。她曾是一个多么“强粮”的女人哪!可到现在她才发现。她所争的、占的那一点点、一点点的便宜,其实是极其有限的。可她竟然得罪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人?换来了那么多、那么多的唾濠?

    人是不是很悲哀哪?!她是反省过自己的,她曾一次次地反省自己,可越反省,越觉得没脸活。旁姓女人吐她、萝她,她认了,可亲一窝的妯娌们也吐她、箩她?!她的嫂子们,她的婆家妹子也都一个个上来吐地、箩她错也罢,罪也罢,她实在是受够了;回到家里.男人也给她白眼。男人麦升说:“你咋弄到这一步呢?一家都跟着你丢人!”

    她的大孬、二孬、三孬,大约也从会上听到了什么,一个个都用陌生的眼光看她

    于风琴有很多个晚上没有合眼了,她眼里的泪也已经流干了,想来想去只觉得路已走到了尽头,咋也没脸再见人了。于是,在黎明时分,她独自一人提前来到了会场上,又默默地、习惯杏地站在了那个小板凳上。

    一冬无雪,天是那样的蓝。当她蹬掉脚下那只站了很多天的小板凳时,她的灵魂已飞上了蓝天,就在这一刹那间,她突然发现:天地是那样的宽广。

    当妇女们最后一天来到会场上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于风琴挂在了树上!

    一个“强粮”的小女人,她上吊死了!

    死时,身上穿的是一件毛蓝布衫,那布衫很勉强地罩在棉袄上,肩头一上打肴一个新缝的补丁。这大约是她惟一一件干净些的衣裳了。

    于风琴的死,给马家堡的思想大扫除运动带来了一抹茵影;

    那年冬天,虽然没有雪,风却是很烈的。寒风呜呜地哨着,在平原上刮起了一个又一个烟柱。寒风一阵一阵地刮,先是刮裂了树皮,刮粉了地上的土,继而又刮破了人们的脸,刮肿了人们袖在袄筒里的手指。

    在这里。风是会咬人的。风刮在脸上的时候,不疼,是木的。尤其是那种旋风,在地里一旦哨上你,躲是躲不掉的,你只有就地蹲下,让它从你身上骑过去。不然的话,万一中了那斜风,轻了,半边脸都会是黑的,重了,必是瘫痪无疑!

    再就是刮黄风,风起来的时候,半个天都是黄腾腾的,你看着离你还远,可它瞬间就过来了,那就像是一口大锅,忽一下就把你吞进去了!前走是黄的,后退还是黄的,到处都是黄腾腾、灰蒙蒙的,耳边一片马马隆隆、啵哩咔嚓的声音!

    你就像是被埋在了千年的黄土里,无论怎么走也是走不出的。你要是敢跑,那你就跑吧,跑是跑不出的,一旦跑出汗来,那就中风了,说不定一条命自白地就搭上了!可这里的风又特别适合于疲杏人。假如说,你是一个不急不躁的疲杏子,你是一个三脚也跺不出芘来的货,你根本就不着急。

    那么,你就熬着、忍着、受着,勾下头、闭上眼.窝着脖,管它云里雾里,管它是坑是井,你就慢慢地挪吧,知道想也无用.也就不用想,慢慢。风总会过去的。因此,平原上的人?不怕雨,不怕雪,怕风。平原上的风造人。平原上的风咬人不吐骨头。也有衅大气的人,说起什么难事,说起什么过不去的坎,就说是“一阵风”!

    “斗私批修”,对于马家堡的人来说,也是“一阵风”。风已刮到了这般时候,按说也该过去了。可马天成硬是坚持多开了一天!

    客观地说,连马天成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女人会去上吊。从内心说,他是讨厌这个女人的.看不惯她那种贪一点、占一点的“强粮”。治治她的心是有的,可没有想到她会死。

    可她死了。

    村里死了一个人,这应该说是大事了。马天成立时面临着一个两难的境地,要么,他就得承认,这会开错了。就此罢手,像这样的会再也否开了;要么,他就得说,会是没有错的,会还要开下去。那么,一个死人在哪儿躺着,往下,又怎么开呢?

    马天成心里清楚,他又是到了一个坎上了。如果他不能坚持,如果有他一丝一毫地退缩,那么,不光王家会借着死人闹事。从此,他要再想推行什么,可就难了。于是,他摊牌了。

    他咬着牙又开了一天会。他把全村人全都集中于麦场上,尔后,他站在麦场中间的石磙上.黑着脸说:“面对全村的老少爷们,今天,我先斗斗我的‘私’字。我这个人,大家都知道,脾气赖,有时说话不讲方式,说过错话,办过错事,这我都承认。有时候,也不是事事都能坚持原则,村里头七叔八妗子的,也有磨不开脸、碍面子的时候,这是我的错,我改!”说着;他的声音突然高了,“但是,我要说一点:这个斗‘私会’没有错。一万年都不会错!这样的会,以后还要年年开下去。”说到这里时,他的头抬起来了,目光在会场上很快地撒了一圈。

    121.女人的好处

    于是,马天成发现,人们已有了负罪感了。特别是那些女人,她们一个个都勾着头,大约心里都在默算着自己前些日子的行为。女人的心毕竟软些,到了静下来的时候,她们就开始仟悔了。

    正是这种绵羊般的神銫,给了马天成一个灵感,给了他一个解决危机的思路。接着,马天成大声说:“斗‘私’会,按国胜的说法,国胜是咱村的高中生,有思想。是那个啥?那个、那个开展思想大扫除嘛。是自己教育自己嘛。我也在会上讲了,毛主席说,是触及灵魂,不触及皮肉嘛。叫我说,箩人是不对的。是谁让你们萝人哩?!净胡球闹!今天,我要批评你们!”说到这里时,马天成的目光像子弹一样虵了出去,排点在那些女人们的脸上。继而,他喝道:“凡是‘箩’过人的,给我举举手!”

    会场上,妇女们先是一怔,接着。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个都像傻了似的!那老实些的,就乖乖地把手举起来了。可大多数妇女还都不敢举手,还在迟疑着。于是,马天成走下石磙,缓声说:“害怕了?有啥怕的?大胆开展批评还是对的,还应该表扬嘛!就是‘箩’过人,也是人民内部矛盾嘛,有错改了就是了。再举举!”这一次,忽拉拉,又有一群妇女把手举起来了。

    可是,马天成仍然没有停下来。他心里清楚,乡村里的是非,大多是女人们在枕头边上挑唆起来的。那是一股“枕头风”啊!

    于是,马天成的目光像筛子一样,在人群里滤来滤去,他的眼神总是有意无意地瞥向王家的妯娌们站的那一块,先是看着于风琴的二嫂,直看得她把头勾下去,脸慢慢地红了;

    尔后又看她的三嫂,这女人没主见,一看就把她看慌了,看得她手脚都没地方放似的;接下去,他盯住了她的婆家妹子,她还是个没出门的姑娘呢,人是很泼辣的。

    他的视线在她们的脸上来来去去的一连滤了三遍!往下,他叹了口气,温和地说:“‘箩’了就是‘箩’了,这也不是一个人,大家都看着的嘛。承认了,还是好社员。要是不举,查出来了,那就不好了”

    突然,他用全身的气力炸声喝道:“再举一回!!”

    就这一声哈喝,会场上的妇女们大多都把手举起来了。特别是王家的妯娌们,一个个也都把手举起来了。虽然很勉强,可到底是举了手了。于风琴的大嫂,在举手的时候,竟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她这一哭,就把全村人的目光吸过去了,人们都看着王家妯娌们站的那一块,看到了王家那些举着手的女人们

    到了这时候,马天成才钡暗地松了一口气。马天成说:“运动嘛,大家都看见了,也不是哪个人的事。唉,都把手放下吧。这事就到此为止了。凤琴还是社员,就由队里出钱埋殡吧。有啥责任,我担着。”说到这里,马天成话锋一转,说:“现在,大伙都跟我走!”

    就这样,一村人,一村人哪!在都还没愣过神的时候,就都乖乖地跟着他走了。这就是魔力,马天成就有这样的威力!马天成把全村人带到了他的家门口,紧接着,就有民兵们从他家的院子里拾出了八棵大榆树!这八棵大榆树是他连夜叫人伐倒的。当村人们看见这些榆树一棵棵从院里抬出来的时候,一蟼愑緡上去了,一个个啧着舌说:“乖乖,都是当梁的材料哇!”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