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135节
    范骡子听他提到了王华欣,脸微微红了一下,说:“老蔡,我可是奉命行事哇。”

    蔡先生站在那里,笑了笑说:“老范,是不是缺钱花了?”

    范骡子愣了,接着,他哈哈一笑,说:“老蔡,我劝你一句,还是老老实实地配合检查吧。今儿,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蔡先生绵绵地说:“真的么?那我倒要看看。我也实话告诉你,用不了半个小时,县上就有人来!”

    范骡子说:“好,好。我也不跟你争。我知道你手眼通天,我现在就领你去见一个人。”

    这时,蔡先生才稍稍有些吃惊了。不过,他还是跟着范骡子去了。当他们来到村口时,只见村口处停着的是一辆奥迪。可这辆奥迪对蔡先生并没有产生什么威力,蔡先生什么样的车没见过?可他却不知道车上坐的是谁。但有一点他清楚了,看来,坐镇指挥的并不是范骡子。

    范骡子走在前边,他加快步子,走到那辆车前,对着徭下的车窗说了几句话,接着,车门就开了,马阳挺身从车上走下来。

    范骡子就给蔡先生介绍说:“这是县里的马书记。”接着又对马阳说:“这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蔡村长。”

    马阳看了他一眼,说:“你就是村长?”

    蔡先生是知道马阳的,他在会上见过他,忙说:“是,我是村长。”

    马阳说:“造假村的村长?”

    蔡先生觉得很委屈,他是很想讲讲道理的。他说:“马书记,你过去没来过咱这里,说起来,还是咱这儿穷哇。上头不是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么。我呢说起来只是个芝麻绿豆,在你们眼里,狗球不是”

    马阳不容他再说下去,他脸一沉说:“你就是这样造福一方的么?!”

    范骡子说:“騲。他标标准准是造假发的横财!你一人造假不说,还带动一村人造假!”

    蔡先生不服,蔡先生说:“这我倒要问一问,何为真?何为假呢?”

    马阳带着一种探究的目光望着这个瘸子。他甚至对他有了一点点欣赏。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搞出了一个造假村。村里的确是富了。

    初进村时,他就看到了,村里铺的是水泥路,村街的两旁也都安上了路灯,村子中央矗立着一个大水塔,房子几乎全都是新盖的,墙上都贴着一銫的“马赛克”,看上去十分漂亮。而一家一家的门楣上,也都贴着特别烧制出来的瓷片,那些瓷片上的字也都是很有些寓意的,像什么“福如东海”、“吉祥如意”、“和气生财”之类。这真是个能人哪!马阳望着他,冷冷一笑,说:“你说呢?”

    蔡先生绵绵地说:“我这个人好说实话。要叫我说,烟这个东西,本来就是毒害人的。那么,真的,就是真毒。假的,就是假毒。相比起来,是假毒好呢,还是真毒好呢?再说了,烟总归是一股烟,冒冒气而已。我这里真也罢假也罢,养了多少人呢。别的不说,光镇上的干部养多少?工商、税务又从我这儿拿走多少?王华欣书记讲过”

    114.京城来的大公子

    一听到“王华欣”三个字,马阳气得脸都白了,厉声说:“胡闹!你这叫理么?歪理!”

    就在这时,只见村外的柏油路上,先后开来了三四辆车,有两辆竟然还鸣着警笛,呜呜地朝村里开来了!

    蔡先生觉得是“救星”来了。不管是县里来的,还是乡里来的,总可以替他说说话的。于是,他抬起头,往村外望去。

    马阳也跟着扭头看了一眼,他也仅仅是看了一眼,重又把身子扭过来了,他挺身站在那里,背对着“呜呜”驶来的警车,心里说,我倒要看看,来的到底是谁?!

    不料,那些车辆却在离他们有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住了,先还有警笛呜鸣响着,后来连警笛也不响了最先从车上下来的那个人,一只脚里一只脚外的,还大喉咙吆喝了一声:“老蔡,咋回事?!”可紧接着,又“猴”一蟼愱回去丁!

    就这样,那些匆匆赶来的人,连车都没下,就前车变后车,后车变前车,一辆一辆的顺原路退回去了。不用说,他们的眼还是很尖的,他们都看见了县委书记马阳,有他在那儿站着,谁还敢上前呢?!

    马阳冷冷一笑,说:“老蔡,你不简单哪,把政府的人都调来了。我看他谁敢干扰打假,为虎作张!”

    蔡先生勾下头去,脸上露出了很沉痛的样子。片刻,他又抬起头来很温和地说:“马书记,我看这样吧。我知道县上也有难处。这样好不好,县委、县政府的工资,我们包了”

    这一次,倒使马阳大大地惊讶了,他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也敢这样说?!他心里说,疯了,这人八成是疯了!没等他把话说完,马阳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说:“你、你简直是狂妄之极!县里的工资让你来发?国家公务人员的工资都让你来发?!笑话!”马阳不想再跟他罗嗦丁,他对范骡子指示说:“严肃处理!”说完,就扭头朝他的车前走去。

    蔡先生也有些讶然。他想这个人怎么这样呢?他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呢?我已经让到这一步了,难道他还不满足?蔡先生是做过几年民办教师的,说起来也算是乡村里的“知识分子”,他觉得他应该做到仁至义尽。于是,他又一尥一尥地追上马阳,说:“马书记,不要这样。我劝你还是不要这样。何必呢,如果闹下去,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马阳站住了,他回过身来,尽量平静地说:“你威胁我?”

    蔡先生绵绵地说:“我哪敢呢?我只不过是”

    马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严肃地对范骡子说:“假烟,假商标,包括机器设备,统统给我收缴,一根线都不能留。另外,你给我狠地罚他,罚得他倾家荡产!”接着,马阳径直上车去了。

    蔡先生愣愣地站在那里,他心里说:这人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马家堡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

    早上,当得知客人要来的准确消息时,马伯沉訡了一会儿,吩咐说:“让马阳来一趟,替我陪陪客人,这对他有好处。”

    可是,根宝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却一直没有跟马阳联系上。马阳的手机关了。

    马伯听了徐根宝的汇报后,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显然,老头心里不大高兴。于是,根宝忙说:“我再跟他联系。”

    然而,一直等到中午,客人都到了,还是没有跟马阳联系上。

    马伯摆了摆手,淡淡地说:“算了,马县长忙,就让他忙去吧。”

    听了这话,徐根宝暗暗地吐了一下舌头。以前,马阳不管是当县长还是县委书记,马伯从未称过他的官职,现在居然称起他过去的官职来,这说明,老头确实生气了。不过,这次来马家堡的客人也的确是不一般。客人是直接从北京来的,在省里都没多停,就到马家堡来了。据说,在省城的时候,省委书记要请他吃饭,被他婉言谢绝了。

    这位客人的年龄并不大,有四十来岁的样子,中等个,剃一寸头,很随便地穿着一件t恤衫,看上去散散淡淡的,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不过,他身边跟着的那个女子却显得亮丽无比,人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高挑个,长披发,袅袅婷婷的,身上挎一造形奇特的小坤包,下了车.那高贵一步就走出来了。

    表面看来,下车的只有两位,可他们却带来了两部车。一部是他们两人乘坐的“奔驰”,另一部“丰田”面包,是跟在后边的。要从这个角度说,那排场就大了。

    客人姓秋,名叫秋援朝,是一位京城元老的儿子。他的父亲早些年曾做过平原省的省委副书记,后又做过一阵封疆大吏,文革时被人打折了腰,曾秘密地在马家堡养过伤,受到过马天成的保护,那有关“马家堡绳床”的神话,就是他传扬出去的。这位元老如今虽已退居二线了,但在京城,仍然是举足轻重的人物。秋老膝下有两个儿子.一个叫秋建国,现在是南方一个城市的市长;这次来的秋家老二,早就下海经商了,如今是一家跨国公司的总经理。此人在社会上是很有些名头的,在商界,只要一提“秋公子”,可以说无人不知。

    “秋公子”这次来马家堡,当他见到马天成的时候,所作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立马跪下身来,实实在在地给马天成磕了一个头!马天成赶忙上前把他扶起来,连声说:“使不得,使不得,可不能这样!”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