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122节
    李相义立时就想起来了,于是连声说:“哟哟,多亏老同学。谢谢,谢谢!”

    这位副校长说:“你也不用谢我。原来呢,只有两个名额,在省城这个地方,你也是知道的,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呀。现在哪,又多一个名额,是直接从北京要的。另外,人家还给学校捐了五十万助学基金,这就没话说了!学兄啊,人家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你老兄真是财大气粗啊!哈哈”

    李相义越听越糊涂了,就说:“喂,喂喂,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哇,谁给你们学校捐了五十万?”

    电话里说:“马家堡嘛。你们市里那个赫赫有名的马家堡呀!钱是他们捐的,指标也是他们搞的,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好啦,好啦,不管他谁捐,问题解决就是了”

    这个电话可以说来得非常及时。正是这个电话使李相义改变了主意,下了最后的决心。李相义膝下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都已早早成家在外了,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女儿从小就很娇,考大学时就是托了关系的。上了大学后,不知怎的,又闹着非要出国。为这事,李相义曾经托过那位在省城大学任副校长的老同学,可事情却没办成。因为省城有来头的关系太多了,指标又很少,李相义根本排不上号。为这件事,女儿整整哭了两天,闹得家里鷄犬不宁人心都是肉长的呀!

    当李相义听到“马家堡”这三个字的时候,就什么都清楚了。

    作为当地的一把手,他非常清楚马天成的背景和他身后那巨大的关系网络。他深知,在这块土地上,几乎没有老头办不成的事情。马家堡是全省、乃至全国都有名气的老典型。几十年来,老头接触的上层人士太多太多了!这里边包括很多省、部级以上的于部

    有的是他在文革中救过命的,有的曾在暗中受到过他的恩惠,有的甚至是几十年来从未断过来往的老朋友、老关系,千丝万缕呀。他要说句话,分量是很重的!况且,老头卖了一个这么大的人情,五十万哪!这五十万名义上是捐给省城大学的“助学基金”,而实质上,却是为李相义的女儿铺路的;人家特意从北京要来了指标,人家出了五十万“助学基金”,真是“谈笑间,灰飞烟灭”!而且,这蕚愽得天衣无缝,叫任何人任何时候都说不出什么来。他在暗中帮了你,事先又不让你知道,甚至你知道了也无法拒绝。老头是真高明呵!而且是深不可测

    膝下有一女,这当爸爸的,就很难做人了。悲哀,悲哀呀!

    若论感情,李相义还是离王华欣近一些。他觉得,应该是可以找到一个借口的。他只要有一个“借口”,事情就有了回旋的余地。于是,他把秘书叫过来,吩咐道:“你给我查一下,颍平县的批文发下去没有?”

    秘书应一声,快步走出去了。片刻,秘书又匆匆走回来,汇报说:“组织部说,还没发呢。”

    李相义很严肃地质问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发下去?”

    秘书说:“他们说,打印机坏了,送去”

    一语未了,李相义大怒,他一拍桌子,说:“胡闹!”

    接着,李相义转过脸去,背着手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低声吩咐说:“文件立即收回。另外,马上通知开常委会。”

    马阳回到县城后才知道,有关他下台的消息已经在县城里传开了。

    颍平县城并不大。解放前,这里曾是豫中平原上有名的烟叶集散地,说起来是比较繁华的。那时候,最热闹的地方,也就是老人们常挂在口上的“九大街”!

    提起那九条麻石大街,在老人们眼里是很引以为自豪的。其实呢,说白了,也就是横竖只有九条大街外加一个烟柳巷罢了。后来,老县城经过历年的多次改造、扩展,近些年又新修了环城路和贯通南北东西的大道,这才有了现在的规模,方圆三四平方公里的样子。在颍平,过去有句俗话叫做:城东放个响芘。城西的人都会听到。这其实是说颍平是个消息传播很快的地方。因为城市小,人口相对集中,出门抬头不见低头见,再加上颍平人本质上就喜好传播闲话,这样一来,有点什么事是瞒不了人的,

    所以,马阳一回到县政府大院,干部们立时就表现出了一种有距离的亲切。这种亲切是挂在嘴上的,是面实心猴的具体体现。你想,这家伙已经完蛋了,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巴结他了,可当他向你走来的时候,你该怎么办呢?在平原,这又是一种土生土长的厚道,一种经过包装的荒涎,也可以说是一种“虚伪”和久远的算计。

    万一他有一天东山再起哩?到那时候,你也仍然可以走过去,拍拍他说,老伙计,你真中啊!马阳很清楚这一点,当他跨步登上办公楼滇潹阶时,每一个碰上他的干部都做出十分谦恭的样子,微笑着对他说:马县长回来了?马县长你好!

    马县长甚至有人跑上前来,握住他的手说:“马县长,真想你呀!”然而,每一个跟他打招呼的人,如果细心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那嘴是向前的,心却是向后的,那“贼”就在眼里闪着,叫人看了心寒!

    然而,马阳却仍像往常一样,很平静地走着,该怎么着还怎么着。有人打招呼了,他就很随意地点点头,有时也“嗯”上一声两声,跟人握握手,却并不停下来。等他进了办公室之后,那分明是有意拉开的距离一蟼愑就显现出来了。

    首先是没有人主动来向他请示工作了。原来,他每次从外边回来的时候,办公室外边的过道里总有一群一群的人在等着他,秘书们也都忙得不亦乐乎。现在呢,说门可罗雀有些夸张了,没人来找却是实实在在的。就是那些必须由县长亲自点头的急事,各局委的干部们也只是打个电话说一说,不再登门了。有的干脆就直接上东院去了。

    电话仍然很忙那是一些平时跟马阳关系比较密切的人打来的。

    102.范骡子闹事

    这些人已经知道马县长要下了,就生怕得罪了县委书记王华欣,对马阳自然是避之不及,该躲就躲,怕将来受什么牵连,可他们良心上又有些稍稍的不安,在传统上受着“人一走,茶就凉”的折磨,于是就借用电话传递一些让他们不至于那么尴尬的意思:他们有的是想表示一下适度的慰问;有的是叙说些带有几分探询意妹的关切;也有的是想作一些表白。以示他们还是有感情的。所以,在电话里,那话语就显得更热切、更仗义!

    这些,马阳都一一笑纳了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范骡子。

    范骡子应该是最早得到消息的。当他知道马阳要下台时,一蟼愑高兴坏了!就猛喝了些酒。要搁平时,酒也就是喝到了七八分的样子,可他因为郁积太久,仇恨太多,一蟼愑突然这么一畅快,就喝得有些猛,喝着喝着,那酒劲自然就上头了;酒壮人胆哪,于是,借着几分酒力,他就大白天挎着一支大号手电筒,摇摇晃晃、大大咧咧地到县政府大院里来了。

    进了院子,他马上就捏亮手电,对着膘公大楼,四下里乱照了一气!有人围上来,好奇地问:“骡子,你这是干啥呢?”

    范骡子蛡惻满嘴酒气说:“停、停、停电了不是?听说停电了?我来给你们照、照、亮!”

    有人说:“骡子,你是喝醉了吧?谁说停电了?”

    骡子就一边四下里打着手电,一边挤挤眼说:“这、这事谁不知道?满大街都知道!你还不知道哩?我来给你们照、照照”

    有人就逗他说:“骡子,你是来要钱的吧?”

    范骡子就嘟囔着说:“黑、黑呀,太黑了!太黑了!”

    就这样,范骡子在大天白日里打着手电筒,在县政府的办公大楼上一层一层地走,一边走一边嚷葌惻他先是到各局委走了一遍,进这个门出那个门,后边跟着一群看热闹的。有人好心好意地劝他说:“骡子,算了,回去吧,回去吧。”

    他就咧着大嘴高喊:“停电了?停电了!县政府也有停电的时候?!”见有人在他身后指指点点地笑他,他就突然转过身来,用手电照着人家的脸,高声说:“我就是范骡子!范骡子就是我!谁不要脸?我不要脸!”

    有人实在看不下去,就拽住他说:“骡子,你是喝高了,走吧,走吧。”他就猛地一甩胳膊,高声喝道:“我走?叫我走?还不定谁走哩!”

    最后,范骡子竟然打着那支手电闯进了马阳的办公室。本来,当他一跨进楼道这头的时候,政府办公室的几个人已经把他给拦住了,可范骡子一边挣扎一边不停地大声吆喝于是,马阳就沉着脸说:“让他进来吧。”

    几个人手一松,范骡子就踉踉跄跄地闯进来了。进门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似乎也不敢太张狂,可他还是把手电捏亮了,他拿着手电四下里。照了照,故作惊讶地说:“这屋怎么这么黑呀?停电了?”

    马阳坐在那里,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是啊,停电了。”

    范骡子喷着满嘴酒气说:“县长也有停电的时候?”

    马阳很平静地说:“电这东西,可不管你是骡子是马,它该停就停。”

    范骡子晃着手电说:“騲,它也是六亲不认哪?!”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