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103节
    坐在“谷田小屋”里的那位银行行长大概是喝多了,红涨着脸,嘴里絮絮叨叨地就那么几句话:“老头怎么不上我们那儿贷款呢?多少人找我,认识不认识的,都去找我,我都给他们批了。大笔一挥,批了!就老头不找我.老头是看不起他这个侄子呀!给老头捎话吧,给老头说,我对他有意见!我范炳臣对他老人家有意见。

    马家堡办这么多企业,难道说不需要钱么?可老头就是不找我,找别人都不找我。只要老头言语一声,让人拿二指宽滇濙子,我都认,我不是不认哪!可老头不找我呀,老头就是不找我喝?这酒我不喝了,我生老头的气”

    坐在他身旁的是一位市工商局的副局长,他也喝得稍多了一点儿,听范炳臣这么说,马上举起手来:“老范,你说啥?你生谁的气?你还敢生老头的气?!你再说一遍?敢再说生老头的气,我就敢扇你!”老范马上扬起脸,说:“老刘.你扇;你扇,你替老头扇我,我不还手!”老刘说:“这还差不多”众人跟着嚷嚷说:“罚酒,罚酒!”

    等客人吃完饭的时候,村秘书杨根宝已经把一些要做的小蕚愽了。他悄悄地把那些坐在身一处吃饭的司机叫来,每辆车的后备箱里都装上了一份礼物,这些礼物也都是马家堡的土产:每人一壶小磨香油,十袋鏡挚釢粉,一箱饮料。这是惯例。

    茶后,客人们要走了,村干部们也都跟着出来送行。临上路时,有三位客人再三地表达了想见见马伯的意思。报社的冯云山把杨根宝拽到一旁,悄声说:“根宝,你跟马伯说,我想见见他老人家,你让他给我安排个时间,到时候我再来”

    银行行长范炳臣,在临上车前,又回过身来,紧握住村秘书的手,低声说:“根宝,给老头说,我想见他。你给我说说,看老人啥时候有空”

    根宝笑着说:“我一定转告。”

    不料,工商局的那位副局长老刘,摇摇晃晃的,酒醉人不醉,走着走着,却又站住了,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不走了。我不走了。我有事,我再等一天,说啥也得见见马伯”

    这是一个静谧的、很少有外人知道的小院。

    小院隐在果园的深处。秋了,苹果开始有香味了,在秋阳的映照下,一树一树的果儿泛着青銫的亮光。有雀儿在果树上飞来飞去,从这个果儿上跳到那个果儿上,枝头微微地弹动着,弹出一片雀儿的“啾啾”。在果枝的缝隙里,在一排排果树的后边,若隐若现地透出一个小院落来。

    那院门很旧了,是那种老式的双扇门,门卞上黑污污的,带着雨水留下的陈年污迹,看去,显然是从旧房上拆下来的。院墙有一人多高,旧砖砌的。院子里歇着一架葡萄,那葡萄也已很有些年数了,一身铁黑銫,树身虬虬蚺蚺,蜿蜒向上爬去,爬出一片片遮荫的老叶,那叶儿经了初霜的浸染,叶边已泛红了,叶下垂着一串一串的葡萄。葡萄架下有一石桌,石桌是旧碾盘改的,还有两只旧日的小石磙,权且做了石凳。葡萄架的后边有三间茅屋,足麦草苫的。总共三问草房,还有一问是单独隔出来的,也单独有一个可以进出的门。门都是单扇。窗户呢,也仍是旧式的格子小扇,很有些寒碜的样子。

    进门就可以看见耶只破旧的洗脸盆架,架上放着一盆清水;靠里;摆着一张旧办公桌,还有几张简单的床铺,一些木椅之类墙上糊的是一些过期的旧报纸,报纸因有些时日了,泛黄。更靠里一些,单放着一张床,是草床,床前也是一张旧桌,旧桌旁挡着一架旧式的立柜,立柜外边是一张简易的木制躺椅,躺椅上半躺半靠地坐着一位老人。

    老人半眯着眼,两只手摊放在躺椅的扶手上,默默地躺靠在那里,仿佛是睡去了。在他的呼吸里,竟然散发着一股股革的气味,那气味是各种肯气杂合出来的,弥漫了整个屋子,显得非常浓烈、独特。老人的脸是国字形的,脸上的皱纹却是弧状的,一条条皱折像涟漪一样四散开去,显得人很平和;

    可他的眉毛就像是硬板刷一样.浓浓、硬硬的,看去不怒自威,这人就是马天成了。在马家堡的今天,家家户户都住上了两层小楼,村里自然也有许多豪华的各种规格的接待室、办公室,办公楼就更不用说了然而,只有这里才真正是马天成办公的地方。

    如果细细地观察,就会发现,茅屋虽然破旧,里边却有着较现代化的装备。外间,在那张旧木桌上,在一只旧毛巾的下边,悄悄地摆放着两部电话机,一只是红銫的.一只是黑銫的,那红銫的是外线,那黑銫的是内线,那电话随时可以拨通中国乃至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

    在那些简易床铺的下边,隐隐可以看见装有暖气设备的管道和一排排铁制的暖气片;在门的后方,在一个很不显眼的地方,还摆放着一台可以控温的电热饮水机和一些茶具。

    里间,也是有床铺的,床上铺着蓝格格的粗布床单;就在那粗布床单上,放着一只进口的十七波段的收音机,那自然是收听新闻用的;在被旧立柜挡着的一一张旧办公桌上,还有一只白銫的电话机,那是一只专线电话;在立柜外边,放的是一对木制简易沙发,在沙发中间的小条凡上。放着一只在十五公里范围内有效的对讲饥,如果他要说什么的话,在几秒钟之内,他的声音就可以传遍马家堡的任何一个地方

    老人也并没有唾去,偶尔,他的手指会微微地在木制躺椅的扶手上弹动一下,当他手指弹动的时候,就会露出压在能手心下的一只小钥匙,那时一支看上去很普通的钥匙,只不过有些鏡致罢了。然而,却没有人会知遒,这其实是一台“奔驰5”的车钥匙,它价值一百二十多万呢!

    今天是老人的生日,是他的六十大寿。可他却默默地躺坐在这里,整整一天了,谁也不见。在这一天的大多数时间里,他似乎都在把玩那把小小的车钥匙,他特别喜欢钥匙贴在手指上的那种感觉,那凉是光滑的、沁人的。有肉感的。

    85.我就是你的生日礼物

    那只明锃锃的车钥匙在他的手心里跳跃着,绐他带来了圆润的、丝丝缕缕的娱悦。有时候,他把它扔起来,听那落在桌上的那声“当”的脆响;有的时候,他又把它拿起来。用力地贴在脸颊上,在脸上印出一个椭圆彤的印痕,他喜欢这样。可他的心却并不在车钥匙上,他的心是在漫长的六十年中游荡。

    日子很碎呀,不是么?日子是一天一天走过来的。马家堡虽说地方不大,可也费了他四十年的心血啊!在这四十年中,他先后有过七次危机,那七次,每一次都让他绞尽了脑汁,可他终于还是走过来了,他创立了一个新的马家堡.一个在豫中平原赫赫有名的马家堡。他值呀!可他的思绪却时常出现恍惚,有时候,他会蓦地睁开眼来,眼里透出一丝警觉,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尔后他又慢慢地闭上跟睛,重新回到平静中。

    是呀,有些事情是可以言说的,能说的都在这块士地上矗立着;而有些事情是不能言说的,还有些事情是他不想言说的,那些事情都装在他的脑海里,在闲暇的时候,它会悄悄地溜出来他也常常忆起童年的一些往事,那往事是零碎的,一片一片的,不知怎的,当静下来时,就会陡然蹦出一片来

    在一个场光地净的日子里,他看见他和一些八九岁的娃子在场里玩“中状元”。那时候,‘‘中状元”是乡下孩子独有的游戏。娃们在光溜溜的场里妥下那些破鞋,尔后鞋尖对着鞋尖竖起来,垒一个小小的宝塔。于是,孩子们就排成队,手里提着另一只破鞋去砸那“宝塔”,看谁砸得准。

    每砸倒一次,娃子们就喊:“中了!中了!”接着重新再垒,垒了再砸。那时侯,他中了多少”状元”哪!那破鞋像箭一样地甩出去,甩出一股子脚臭气,在翻飞着脚臭气的场院里,娃们齐声高喊:“中,中,中状元,骑白马,戴金冠!”

    想起童年里的这段往事,他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头,默然地笑了。这时,他的笑里显现出了少有的慈祥,他脸上的皱纹也像花一样的舒展开去。尔后,他慢慢地坐直身子,学着童年的样子,把那只钥匙用力地投了出去,只听“当啷”一声,钥匙准确地落进了门旁的洗脸盆里

    听到响声,村秘书杨根室走了进来:这是一个十分机灵的年轻人,他在门外已站了一会儿了。他跨进门来,先是立在门旁,轻轻地叫了声:“马伯”

    马天成仍是眯着眼,在那里半躺半靠地坐着,也仅仅是“嗯”了一声。杨根宝却马上走到水盆前,在清水里摆了几下毛巾,三下两下拧出了一个毛巾把,又快步走到马天成身边,把毛巾抖开,递到了他抟面前。

    马天成睁开眼来,接过毛巾在脸上撩了几下,又随手把毛巾递还给他,淡淡地问:“走了?”

    杨根宝赶忙说:“走啦.走啦,客人都送走了。还剩一个”说着,看马天成坐起来了,年轻的村秘书笑着说:“马伯,我今天可真是开跟了!”

    马天成看了他一眼,也淡淡地笑乐笑,说:“咋呼啥?你开啥眼了!开芘眼了吧!”

    杨根宝迅速地看了马天成一跟,他有点不好意思了。啊,这是个最值得骄傲、最值得自豪的老人,他的辉煌是很多人穷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可他从来没有骄傲过。他的话总是很颔蓄,无论什么时候都裹着一层让人无法看清的东西村秘书挠挠头.“嘿嘿”地笑着,赶快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来,念道:“马伯,我给你汇报汇报,今天”

    马天成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你不用念了。”

    村秘书一楞,一时下知该说什么了

    马天成轻轻地拍着头,说:“根宝呵,我给你一个学习的机会,你说说,他们是来看谁的呢?”

    村秘书用试探的语气说:“他们可都是来给您老祝寿的呀。”

    马天成闭上眼,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也是也不是。我看,主要是为两个字,两个字呀。说得好听一点呢,是为了‘进步’当然了,情义也是有的,不能说没有。人嘛,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搭锯见沫呀,但主要是为两个字。”

    村秘书问:“马伯,是哪两个字呀?”

    马天成沉訡了片刻,没有说是哪两个字,只是很颔糊地说:“是有所图啊.”

    村秘书说:“马伯,他们都说”

    马天成眯着眼说:“想见我?我知道他们想见我。根宝,人心不足啊。他们想见我,都是有想法的。他们都是人才,难得的人才呀,不然,我也不会我是帮过他们。我还会帮他们的。可我也有我的原则,我的原则是,于马冢堡有利的事我干”

    村秘书赶忙说:“马伯原则杏强,我们得好好学呀。”

    马天成斜了他一眼,说:“猴,你也烧杆我呢?”

    村秘书忙说:“不敢.不敢。我哪敢呢?我是真心话。”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