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100节
    马阳为这事考虑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他拿上那个信封去了王华欣的办公室。进了门,他二话没说,就把那个装钱的信封扔在了王华欣的办公桌上。王华欣看了看他,说:“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马阳说:“走麦城。”接着又说,“我是没招了,请书记处理吧。”

    王华欣瞅了瞅扔在桌上的信封,说:“啥事吧?”

    马阳说:“骡子昨晚上到我那儿去了”

    王华欣听了,沉訡一会儿,说:“这球货!”

    马阳说:“王书记,你看咋办吧?”王华欣又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这球货!”接着,王华欣看了马阳一眼,马上把秘书叫过来,当着马阳的面说:“你给我点一下。”

    秘书拿起信封,把里边的钱倒出来,一五一十地点了,尔后说:“王书记,一万。”

    王书记就说:“哦,一万。”说了,沉默了一会儿,他才挺了挺肚子.大包大揽地说:“马阳,既然你有难处,我来处理吧。”

    马阳马上说:“那好,那好。”

    谁知,马阳刚走,王华欣一个电话就把紘书记招来了。紘书记一进门。王华欣就说:“这是马县长交上来的,你处理一下!”

    紘书记是个“二炮”,他拿起桌上的信封看了看,大嗓门说:“是骡子?骡子那狗日的咋干这事?!”

    王华欣眼皮都没抬,只重复说:“这是马县长交上来的,你处理一下。”

    “二炮”也没再说别的,骂一声:“騲!”拿上钱就奔市里去了。

    一个月后,市里的凋查组下来了,范骡子被停职反省,免去了乡党委书记的职务宣布那天,骡子当场就瘫了,站不起来了。人是活脸的,弄到了这一步,他还有脸见人么?他简直成了一瘫泥了,就躺在县委大院的水泥地上,像断了脊梁的狗一样,又哭又骂。

    这样的结局,马阳也没料到。他没有想到,王华欣这么快就把骡子牺牲掉了。他以为骡子是王的人,王华欣说什么也要保他的。他一定会死命保他。这样的话,就等于把“球”踢回去了。看你王华掀怎么处理。处理也好,不处理也好,反正把柄在我手里

    82.是不是已经那个了

    可是,结果却恰恰与马阳设计的相反。那个“二炮”到处给人说:“马县长把钱交上来了,我不处理行么?!”

    王华欣也在大会上说:“马县长做得对,很对。非常对。靡政,廉政,啥叫廉政?这就是廉政”话上说得很得体,可这么一来,马阳反而成了众矢之的,成了“廉政”的楷模—一也就成了直接把骡子干掉的“杀手”,成了骡子的仇人了。

    “球”又踢回来了。送去的时候不声不响,踢回来却是“大鸣大放”。在中层干部眼里,王华欣落得是“挥泪斩马谡”,不得已为之;马阳却落得是“嫌隙人有心生嫌隙”,“弄小巧借刀杀人”。说又说不清楚,解释又不能解释,自家酿的苦果,也只好自己咽了。

    在离婚的事情上,马阳又错走了一步。

    他错就错在,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离了婚的妻子即刻就回娘家住!离婚本来是两人之间的事,可女人一旦回了娘家,那琇辱就成了一家人的了。

    刚回去那几天,吴广文并没把离婚的事透出去。一是她觉得没脸说;二是她还抱着一线希望,她以为马阳还会回心转意,他的话里还留有余地呢可是,女儿心里有事,家里人很快就看出来了。

    吴广文的父亲是城关镇七里店的支书,人是很鏡明的。他先后当了十五年支书,好朋好友好脸面,自然有些活动能力。女儿回家来,对他来说是件大事,那是“县长夫人”回来了。一家人自然十分高看。

    吴支书立马吩咐女人:“多弄俩莱。”这本是待客的规矩,可女儿出了门就是客了,何况还是“县长夫人”。于是,当娘的就顿顿给女儿做好吃的。可几天过去了,女儿却越吃越少,一点点一点点的。娘看在眼里,说:“咋猫样?”

    女儿却说:“饱了。”

    吴支书看着女儿,说:“算了,那边油水大。”

    私下里却对女人说:“广文心里有事。”

    女人说:“我也看出来了,夜里搂着丹丹掉泪哪。”

    吴支书说:“你夜里问问她。”

    夜里,娘緡广文:“咋了?”

    吴广文说:“不咋。”

    娘说:“生气了?”

    吴广文说:“没有。”

    娘说:“没有你回来干啥?”

    吴广文不吭。

    娘说:“马县长知道你回来?”

    吴广文说:“他藝回来的。”

    娘说:“嗯?”

    吴广文说:“嗯。”

    娘说:“嗯是个啥?”

    吴广文说:“没啥。”

    娘说:“是不是没生娃?这也好说,把丹丹给她舅,再生一个。”

    吴广文说:“不是。”

    娘说:“不是又是啥?“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