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69节
    马阳笑笑说:“你们买不起吧?”

    柴旺也笑了,说:“我是说得夸张了,他那屋子怎么放得下北京城?只怕咱们把马镇搬去他也没法放得下的。”

    马阳笑说:“你们把马镇卖了,拿卖得的东西去,他就放得下了。”

    柴旺说:“村长,开玩笑了,这马镇是你家的,怎么我们敢去卖了?”

    马阳说:“你们可以先卖下来,倒一手又卖出去,保管会赚一大笔的。”

    柴旺笑说:“玩笑玩笑,实为不敢。”

    马阳也笑道:“只是你们胆儿小了,在早以前的人,莫说卖个马镇,人家卖一个省一个国什么的也不手颤哩。”

    柴旺笑说:“那是了不起的生意人,咱的生意是小本卖卖哟。”

    元旦节日这天,马阳和梅颔章早早起床,哥子儿媳和孙子就过来了。

    “小奎。上学上得好么?”马阳笑逗马奎。

    “什么子好?”吴银花说,“老师说,常见他人不见了,许是躲在角落里去了。”

    “这孩子调皮,”哥子也说:“上课下课不分场合,跟老师捉迷藏,可能是以前玩多了,捉迷藏有了痛。"

    “孩子还小。”梅颔章说:“贪玩,慢慢来。”

    哥子进厕所小解去了。马阳见有空档,便拿眼瞅着吴银花,吴银花脸般扑地红了,把眼睛避开。自打那次马阳得手后,吴银花就一直回避着小叔子,但若有人在,对他说话态度就好多了。

    马阳心想,女人就这样,黄金万两,不如上一次床。他便思忖这段时间修房太忙,隔段时间空了休息好了,非得把这女人再狠弄一次,让她天天想着主动投怀送抱不可

    哥子出来后.马阳又听吴银花说起厂里的事,说是厂里织出的绸前段时间好销,近来销路不畅,经技师一查,便知是进回来的丝有假,一握一握的蜘蛛丝,这蜘蛛丝织出来的是粘的,卖不出去。哥子就说了政府应当组织打假,现在假滇潾多了,伤害了群众。头回伙食团小王买双皮鞋,穿了半天,鞋底腰断了。这么下去不行。

    马阳说起酒厂得奖的事,哥子笑逐颜开,说酒厂是我镇引进外资办得最好的企业,来年的生意会更好。梅颔章说柴旺那小伙子挺鏡干的,他是该财运亨通。马阳说你们镇上该把纺织厂也抓一抓。

    哥子说:“抓了的,厂长几个月一换人,就没有一个能把效益拿得起来的,我们又没法自己去织布,这事也不好办。”

    马阳说:“换人不是办法,关键是把人扰得住。”

    哥子笑说:“小弟,这么说你有办法,那让他们请你去当顾问,像酒厂当顾问一样。”

    马阳道:“胡说,咱一辈子就去给人当猴耍么?那酒厂的顾问我正想要辞了,我从明天起就不管酒厂的事了。”

    哥子说:“小弟,你不能辞,酒厂效益看好,是你的功劳,你辞了顾问,酒厂上不去,损失就大了。”

    梅颔章也说:“不辞,人家柴旺扁鸹都听话的,尊重你的,你辞他们,面子上也过不去,人家忝你芘股,你不能使脚踢人家。”

    一家人没话了,哥子提议去看录相。

    下到二楼录相放映厅里去,哥子就去拿盘带子要放。马三华说:“等会儿就开场了。卖了票的。”

    马阳就说:“今天自家人看吧。”

    马三华说:“卖了票的,一会儿人们来看,没法退票。”

    吴银花就把丈夫手上的带子接过来放下说:“咱们回去玩吧。”

    马阳觉无趣,哥子就弟弟弟媳一同去镇上自己住家。

    马阳坐在哥子的客厅里,哥子说:“小弟,我说过嘛怎么样?银根和三华都不会买咱们帐的,他们那种人,咱对他们再好,他们也不会认为咱待他们好的。”

    马阳一口气闷在心里。只不说话。吴银花和梅颔章去厨房炒菜。

    不一时,酒菜上了桌。马阳:“说还没到午间。怎么就吃饭了?”

    哥子笑说:“这是过节日,咱们难得在一起聚的,我天天忙得不可开交,今天放松一下,天塌了也不管,就陪小弟喝酒。”

    哥子给马阳解了一杯酒,马奎就葌惻要喝。哥子一巴掌扇在他小芘股上,马奎哇的哭了。吴银花从厨房冲出来恶声恶气地问怎么了?丈夫笑说老子打儿子,吴银花气愤地吼,你是个二杆子.哪像个老子?她拉起马奎到厨房去了。

    哥子举杯向马阳请酒,马阳说:“咱们把你那套放下,今天在自家屋里喝,不劝,喝足就是了。”

    哥子笑笑说:“小弟那你得多喝点儿,这是过节。咱小的时候,家里无论多穷,你在过节时总是要喝的。”

    马阳说,我知道喝。哥子吃菜喝酒,马阳慢吞吞地吃喝。哥子觉得过了好一时刻了不见吴银花和母亲马奎出来便起身去厨房。

    哥子转来给马阳说:“小弟,他们在厨房吃哩。”

    马阳说:“那像什么子话,过节嘛,我去看看。”

    马阳走进厨房,果见梅颔章簢银花在哄马奎吃东西。马阳说:“你们到外边去一起吃。”

    梅颔章说:“你哥儿俩喝吧,咱们不喝酒,就不去了。”

    马阳说:“银花,是不是我们不该来?”

    吴银花埋头给马奎喂菜,说:“你说哪儿话呀!”

    马阳说:“过节过节,这么各吃一边,过什么子节?快出去吃,不然我走了。”

    说着,趁婆娘不注意,便悄悄拎了一把嫂子的腰。吴银花抬头说:“你去喝吧,我们就出来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