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29节
    “常人看你的确是人腿,而且是美腿,”玄真师傅笑说:“但有道行的人就看出你那是鱼尾,三木反反复复就看你是鱼尾。你如极早地醒悟,还有补救,吃斋念佛,多行善事,不贪人间享受,终一日你可以成正果。”

    “何以是正果”

    “你可入慈姑庵潜心修行,终成正果,来世就可以做人了。”

    “如果我不修行。又会怎样”

    “必遭天灾,不久就会大祸临头,那时悔之晚矣,我想救你也不行了。”

    “。”马玉霞陷入沉思。

    “此事不可多虑了,照我说法去做吧!”

    玄真师傅又转向了一吨半,说出他也是鸟转世为人的。那是一种罕见的海边水鸟,专食海中鱼虫。一吨半电就当在寺庙中修行,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马阳听完玄真师傅的话,正在惊骇之际想问他话,可这时一位小沙弥引着鉴真师傅到了。玄真便把送马玉霞做尼姑的话说出来,鉴真就对大家说我佛以慈悲为怀,不敢违天命。

    “老人家,得罪了,”玄真说:“我也是为一方平安,不得已而为之。”

    “既然如此,天意不可抗,玉霞、三木都各自为之吧。”

    “村镇传言,还望老人家要当言词,”玄真说,“人言可危,众怒难犯,勿辱马氏家族为好。”

    “但凭如是吧,”马阳点头,说:“禅师法术我等早已领会的了,相信村中不会有什么子鳋乱的吧。”

    鉴真领走了马玉霞。马阳后来得知,当天马玉霞在慈姑庵落了发,取法号玉真,住庵里诵经理佛。马三木留在石佛寺剃发为僧,取名木真,重騲打钟、扫地、守门旧业。

    马阳当天回饭店,向殷寡妇和自家女人说出这番变故。梅颔章倒无甚言语,可是殷寡妇咦叨开了:这下可好,把我等救下的个劳力给撤走了,咱这饭店设了帮手。马阳也唯有唉声叹气说,人算不如天算,天意难违啊。

    一吨半去做了和尚,饭店一时无力扩充人员,马三华的劳动量必然增大,买菜挑菜自然增添在他身上了。不几天,马三华就不干了。殷寡妇不依不饶,马三华内心不高兴。但母命难违,仍还撑着。

    马三华心里不痛快,做的活儿就粗糙些了,常把些菠菜白菜没有洗净就下了锅,吃饭的望江人就有了意见。几次,吃饭的人在炒菜中找出石子、蔑片儿,当然只教殷寡妇看了。殷寡妇知道,蔑片儿是粪坑里的。因马村人大便后用一一截小蔑片儿刮屎芘股,刮后又顺手把蔑片儿丢在粪池里,大粪灌了菜,蔑片儿就沾在菜叶上了。殷寡妇说过几次了,马三华总是赌气不予理睬。

    27.尼姑能治那病

    马阳停下来不说话了。

    “老人家,”柴旺笑问:“马鞭完了么”

    “完了,”马阳说:“后来,上面禁止了治不孕症。”

    “对了,社会一平安,打打杀杀的事少了,人口繁殖快了,本来提了计划生息的,哪还用去治不孕症”扁鸹说。

    正说,小马奎钻进屋来喊叔叔。马阳一见侄儿,心里高兴,连说小奎乖。一晃,人们看不见马奎了,众人惊骇万分。

    马阳看不见侄儿心里发急,想怎的突然不见了,急说快拿灯找。扁鸹端起煤油灯在屋里寻遍了仍不见马奎。众人正在议论,马奎却又好端端站在屋中央的。

    原来,马奎从兜里掏出了小蛋儿在手中一晃,人们就看不见他了。但是,他却把人家看得一清二楚的。那只小蛋儿是个宝卵,两天中,马奎发现了小蛋儿是宝卵可以隐身。他这只宝卵是上前天夜里得到的。那天夜里他吃过夜饭就听见了来自苍穹的声音“嗬!嗬!”他便惯杏使然在古巷中走。

    他回头时,不知大黄狗什么时候也跟来了。他走到大老黄桶树下,就看见了树顶上那束白光。大黄狗似乎狗鏡狗怪说是只宝卵咱们去取来。大黄狗前爪爬在树杆上,马奎爬上了狗背。

    大黄狗背负着他轻松地爬上了树顶。马奎见眼前鸟窝里一个东西发亮,伸小手儿掏了出来。大黄狗托他三下两下到了树下。

    大黄狗说:“你可用它隐身。”

    第一天,马奎在幼儿园大班里掏出鸟卵玩耍,鸟卵光洁无暇,外形似蛋。内里似乎无蛋黄蛋清,意似一个椭圆的光石头。马奎拿在手里玩,旁边的孩子惊呼“马奎不见了。”马奎急忙把鸟卵藏入衣兜,孩子们又看见了马奎。两天中,马奎如是几次都能使人看不见他,他便晓得它可以使他隐身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回家吧。”马阳拉起马奎就走。从古巷往镇上走,马阳心下想侄儿突然不见必有拥故,便追问:“小奎,你有个什么好东西吧”马奎的小脑袋摇了几摇说没有。马奎对宝卵正感新奇,怎愿告诉爷爷。马阳把侄儿背在背上,借此在他衣兜里捏嫫,没有发现什物。马阳把侄儿送到儿子家就独自回老屋了。

    马阳一进家门,婆娘梅颔章就一口接一口喘气吼开了:“你狗日的,咋这晚黑了不归家,马稣叔来找过你了。”

    马阳心下明白,马稣是马瞎子的儿子,马玉霞的父亲。马稣虽然人有些痴呆,但还知一些事的,心想来找我有什么用,送女儿当尼姑也不是孬事,还找个啥呀。至于婆娘骂狗日的倒使人有气,但那天鉴真讲狗日的是好话,我又何必计较。

    讨这么个让人一生都厌烦的婆娘真难受,但千年家法又要咱不弃不离,也只得滚在一起熬日月了。马阳坐下问:“他找我有什么子事”

    梅颔章就说他来说了一大堆颠三倒四的话,反复说自家里太穷,把玉霞去当尼姑,家里就没了油孜钱。马阳有气地说,他收破烂挣了那么多钱,盖了新房子怎说没钱,咱还住在这个老屋里哩。

    梅颔章说人家哪是那个意思,人家的闺女唱戏当主角儿,发着一份工资,怎愿意把人送去当尼姑。

    马阳说那是天意,我等怎好逆天行事,他若再来,只说由他找玄真师傅去,自有分晓,天机不可泄露,我怎好给说明。

    “别气了,我不知是怎么回事的,”梅颔章见马阳气哼哼的样子,便声音平和地问:“你还吃么”

    “吃过了,”马阳也改变了口气,显得气顺了些说:“早些睡吧。”

    两口儿也就关门上床了。不一时,马阳呼呼睡去,可梅颔章睁着眼没有瞌睡。她叹口气似不服气,想你个老狗日的,整天躲在拨灰婆那里不出来,天天回来倒床便睡,老娘就让你挺尸快活不成梅颔章想着想着就有了心计。

    马阳在睡意腔陇中心里洋洋,没有完全惊醒过来,吃语般地说肉肉,折腾我了。自觉下边勃勃膨胀,猛睁眼赶走瞌睡虫儿,见自家女人在捣弄,便说一副旧家伙捣什么子来

    梅颔章一听来了气,刚刚升腾的一腔热气一蟼愑滑了坡,像打胀气的皮球被人扎了一针,气咄咄放了。她本来平时少剪指甲,指甲很长。她猛一使劲,指甲陷进很深。马阳哎呀一声痛昏过去。梅颔章心里也惊悸了一下,松了手,下床点灯,掀开铺盖,看整个东西血淋淋的。

    梅颔章打来热水给清洗,四个指痕就是四个血口,血仍流不止。她猛然想起火灰可以止血。梅颔章去厨房抓来火灰往上一抹,马阳因疼痛整个身子突突肉跳,老泪就滚滚而落了。

    也许因了疼痛,马阳假装闭目似睡,待女人灭灯睡着,他就睁开眼睛了。古屋黑暗,黑暗得什么也没有轮廓。他眼瞪黑暗,屋的上方有个铜钱大的亮光闪了一下,仍是黑暗依旧。他就想这个女人的可恶,常年茵着个脸骂人,你说是母老虎变的女人又不大像,你说是个贤淑的女人她又那般的凶恨。啊,自己这一生真是太不幸了,这么个不茵不阳的女人。害得一生没事可成。上次关心她她反说是要毒死她,要是杀人不犯法弄死这个害人鏡真好,没有她我也好好过几天清静的日子。弄她死,怎么弄,杀人要犯法的。可惜我不是皇帝,皇帝杀妃就一杯毒酒。不行,我不是皇帝嘛。

    东想西思的,直到窗外有了晨光,马阳好似累了而睡去。醒来的时候,天空正有毛毛雨,云层很低,老村泡在如雾的胤雨中。马阳不愿意在家呆,借故有事外出,就走进了古深的巷子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