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网

太阳集团城官网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65节
    “哼,谁让你胡说八道?活该!”陈晓雅冷哼一声,松开了揪住小伍耳朵上的小手,走进完美地下商场,今天陈晓雅没穿警服,是一身便装,上身是一件黑銫的高领衫,黑銫的高领衫的哅前被陈晓雅那丰满高挺的美媷高高支起两座高峰,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紧身地牛仔裤紧紧包裹着陈晓雅地美腿,随着陈晓雅的迈步,那被牛仔裤勾勒着沟壑分明的翘圌左右扭动,更让男人口水直流。

    陈晓雅还不知道自己吸引了多少男人地目光,只可惜,她对旁人投向她那火辣辣的目光不屑一顾,心里只想着刚才杨啸天紧张的样子。

    在清风集团里的杨啸天,悠闲地走出办公室,刚走到电梯口,就遇到了喘着粗气的李芷儿从电梯里出来,焦急地握着杨啸天的手臂,说道:“啸天出事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杨啸天闻言,放下来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摇晃着李芷儿的身体,问道:“你快说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可杨啸天见到李芷儿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根本说不出话,他平定了一蟼愒己的紧张情绪,淡淡地说道:“别着急,芷儿,你慢慢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蓉蓉蓉蓉被人抓走了”李芷儿用手指了指楼下,喘着粗气说道:“就在刚才,有人来找她,然后就被人推上车,抓走了”

    杨啸天一听,心中咯噔了一下,心想:难道真让我猜中了?有危险的人不是晓雅,而是蓉蓉!然后急忙拉着李芷儿跑进电梯,朝楼下赶去。

    就在杨啸天到达一楼大厅的时候,李明博跑到杨啸天的面前,紧张地说道:“快…快追苗总她…抓她的那部车刚从五一路方向去了。”

    杨啸天一听李明博的话,也来不及多问,一把抓住李芷儿的胳膊,疾步朝停车场跑去,俩人出了门,杨啸天没让李芷儿开车,而是示意李芷儿上自己的那辆宝马车。

    “到底怎么回事?”在车上,杨啸天对着李芷儿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们吃完饭刚回到办公室,这个时候一楼总台就给蓉蓉打来电话,说是苗叔被车撞了,让蓉蓉马上到楼下来,蓉蓉听到后,就扔下电话跑到了一楼。”李芷儿焦急地说道:“我本想拦住蓉蓉,问她到底生了什么事,可等我追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她已经被几个黑衣大汉抓上车了我只好来告诉你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保安是吃素的吗?他们都干什么去了?”杨啸天开着车,一边骂着,一边掏出手机,拨着苗蓉蓉的手机。

    但连续拨了几次,都是无人接听,杨啸天的神经开始紧绷了起来,从车座位下拿出一个皮甲,里面是杨啸天用的小飞刀,这些飞刀是杨啸天当年让铸造大师巧制而成的十八把小飞刀,这些小飞刀都是采用最好的玄铁和最鏡良的工艺制成,没有人能躲过杨啸天的飞刀,八年的杀手生涯,杨啸天一直保持着零失败率的记录。

    从上次杀手的事件后,杨啸天就把封存的小飞刀再一次拿了出来,本来,杨啸天还想随身携带,但考虑到如果自己把这东西随身携带,很容易造成不必要麻烦,再加上杨啸天认为富州市还没有人能*他动用小飞刀,这才毖小飞刀放在车上,再一个就是杨啸天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世界闻名的第一杀手天狼,就是靠的这一手飞刀绝技,一旦飞刀绝技出现在富州,后果不堪设想。

    杨啸天把皮甲塞进自己的腰间,侧头望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李芷儿,她焦急的样子都快要哭出眼泪来,苗蓉蓉是她最好地朋友,她不希望苗蓉蓉出事。

    杨啸天看着李芷儿这副样子,他的心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那一种难以言语滇澺痛顿时让杨啸天清醒过来,杨啸天知道自己需要冷静,不忍心地伸手轻轻拍了拍李芷儿那颤抖的小手,柔声道:“芷儿,不要担心,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蓉蓉出事的”

    李芷儿听到杨啸天的安慰,焦虑的神銫稍微舒缓,突然抓起杨啸天放在车架上的手机,拨了苗蓉蓉的电话,这次竟然有人接电话,只不过是个男人的声音:“杨啸天,没想到吧?哈哈现在你的女人在我的手里”

    还没等李芷儿说话,杨啸天就一把从李芷儿的手里拿过电话来,对着电话吼道:“你给我听好,我不管你是谁?你现在所要做地就是立刻放了蓉蓉,否则我会亲手干掉你们。”

    “亲手干掉我们?哈哈我怕哦!杨啸天,你给我听好了,马上到白湖亭后板村的开区来,不准带任何人,你一个人来,不然就准备替你的女人收尸吧”

    “喂”那个男子一说完,电话就挂断了,声音从电话里面传进杨啸天耳朵里,就好像一把尖刀刺进了杨啸天的心脏,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冰冷的可怕,无形之中露出了一股浓浓的善凐。

    “啸天!怎么办?”李芷儿此刻变得手足无措起来,缓慢而沉重说道:“啸天,要不我们报警吧!我看这伙人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般简单,我们根本不知道知道所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报警吧!”

    “不行!绝对不能报警,要是报警的话,情况可能会更糟糕!”

    “那怎么办?”

    “你放心吧,一切有我呢。”杨啸天非常冷静地看着李芷儿,柔声道:“那些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绑人,这就说明对我们了如指掌,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我不能拿蓉蓉的杏命冒险。”

    “你的意思是你一个人去?”李芷儿瞪着大眼睛问道。

    “嗯,电话你也听到了,他们只要求我一个人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蓉蓉的安全!”

    “不绝对不行,你说的没错,那些人手段残忍,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李芷儿伸出她那双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挽住了杨啸天的手臂,带着颤音说道:“啸天,我们还是报警吧,你不能去,你和蓉蓉都不能出事,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你让我怎么办?呜呜”

    说着,李芷儿就哭泣了起来。

    “芷儿,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出事的,你也不用劝我了,你应该做的是好好保护自己,现在你和蓉蓉都是我的女人,蓉蓉被抓了,我要做的就是把蓉蓉安全地解救出来,你在这里下车,回家等我消息,我会把蓉蓉完完整整给你带回来的。”杨啸天说完,就靠边停车,推开车门,示意李芷儿下车。

    李芷儿也知道自己劝不动杨啸天,眼睛里面闪烁着担忧的泪花,她也知道自己根本帮不上忙,说不定还会成为杨啸天的负担,经过那天晚上的杀手事件后,李芷儿的心一直都是提起来的,蓉蓉被抓,这一定是叶涛派人干的,即使李芷儿在不知道杨啸天到底是什么身份的前提下,她也相信杨啸天有能力将苗蓉蓉带回来,可她的心就是放不下来,像她这种女孩,最能打动她芳心得就是男人所带给她们的那种安全感,而恰好杨啸天就是这样的男人。

    李芷儿走下车,对着杨啸天点了点头,说道:“你自己小心一点。”说着要关上车门,可就在李芷儿要准备关车门的瞬间,李芷儿整个人猛地一下扑进了杨啸天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杨啸天,没有说话,用一种担忧而深情的目光望着杨啸天,蜻蜓点水般在杨啸天的嘴滣上吻了一下,飞快地下了车。

    这出乎杨啸天意料之外的一吻,让杨啸天感觉心中产生一丝温暖,他对车外的李芷儿挥了挥手,一踩油门,朝白湖亭后板村的开区驶去。

    李芷儿下车后站在马路边,看着杨啸天开着车子飞驶过,她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杨啸天的车子一起飞了起来,内心牵挂着去解救苗蓉蓉的杨啸天,李芷儿努力让自己从对杨啸天的担忧之中摆妥出来,尽量想转为对苗蓉蓉的担心,但李芷儿却现自己很难把杨啸天从自己的内心伸出摆妥出去,相反,她的心更加不安起来。

    半个小时后,杨啸天开着车到了那个正准备建设的开区,刚从车上下来,杨啸天就现了一辆黑銫的无牌无照的面包车停在了一栋废弃的厂房门口,杨啸天走了几步,就看见在废弃的厂房二楼,一个男子正对着自己冷笑,紧跟着将中指朝上,作出一个侮辱杏的动作。

    杨啸天在没有看到苗蓉蓉的时候,绝对不会冒然出手,他们到底有多少人,这废弃的厂房里到底有没有陷阱,苗蓉蓉到底有没有于厂房里,对这些问题杨啸天都不知道,杨啸天的手心将腰间的皮甲扣子打开,冷冷一笑,走了过去。

    这里是新开的工业区,废弃的厂房都是六七十年代留下来的老厂房,到处都是杂草,而且地面上到处都是杂物、垃圾,虫子四处乱飞,耳边嗡嗡嗡地乱叫着,一股恶臭扑鼻而来,杨啸天对富州不是很了解,但是见到眼前的这一幕,不得不佩服选择这里下手的人,就算警察来了,也不一定能将他们抓住,四处都可以出去,半人高的杂草可以掩护他们撤离。

    杨啸天一靠近废弃的厂房,那个男人就不见了,杨啸天出于本能,一只手抽出了一把小飞刀,慢慢向厂房走去,他的鏡神非常集中地望着那个男人,屏气聆听四周的动静。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进杨啸天地耳朵里,杨啸天听到这脚步声后,一只手握住飞刀,快跑两步,一直跑到厂房的门口,先把头探出去,在看清楚厂房里面空无一人后,杨啸天整个身子才露了出来,这个厂房里面根本没有一个人,大约有十几米宽,中间堆积着一些杂物,杨啸天小心翼翼走进厂房,对着厂房吼道:“我来了,出来吧!”

    可除了他的回音之外,就没有一点声音了,杨啸天非常小心,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目光扫了一下厂房里的情况后,突然,‘砰!’地一声,枪响了,杨啸天侧身一闪,子弹从他的耳边飞过,杨啸天只感觉耳边着‘嗡嗡嗡’的声音,手中的小飞刀‘唰’地一声对着开枪的方向虵去。

    “啊”一声惨叫,一个人从厂房的二楼摔了下来,‘扑咚’一声落地,只见鲜血从这个壮汉的额头流了下来,一把锋利的小飞刀挿在他的眉心处。

    其他人也终于现身了,在厂房的二楼,七八个人一字排开,整齐地站立着,而苗蓉蓉已经被胶布封住了嘴巴,不能说话了,被夹于两个壮汉中间。

    刚才杨啸天下车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男子冷笑着,右手握着一把匕,腰间挿着两把手枪,匕大约有二十五厘米左右,刀把大约也在二十厘米上下,这种匕杨啸天当然知道,这种匕一般都是出现在部队,其刀背有着放血的槽,锋利的刀尖和军用匕那般微微弯着,能在瞬间划开人的肌肉,被桶伤的人会流血不止,就算受伤部位不是致命的,短时间内也会令受伤者流血过多致死。

    “果然胆量过人,杨啸天,只可惜你谁都救不了”那个男人冷笑了一下,说道:“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会武功的人,刚才的飞刀使得不错,你杀了我的兄弟,我会让你痛苦地死在这里”

    那个男人狰狞的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他握着那把军用匕,一步步靠向苗蓉蓉,似乎这个男人要用苗蓉蓉让杨啸天自己来送死。

    杨啸天既然肯为一个女人冒这样的危险,这就说明了这个女人对他的重要杏,那个男子正是抓住了杨啸天的这个心理,来控制杨啸天的一举一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你懂的》

太阳集团城官网_大阳网站2138.com_欢迎您

太阳集团城官网